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短篇小说《精神上的逃犯》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08 08:57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精神上的逃犯》

"在夕阳下,我是一颗血的滴子,/我接到人间最后的一位神的旨意,/但是我没有向后退一步。/为了今天,我早已在痛苦里苏醒,/然后转世唤会人间的清醇。/我是血的滴子,/假如我没有过于看重自己,/那么我是有福的。/我看见了人间最后一滴值钱的水,/为了呵护它,/我愿意牺牲我的情人和兄弟。/我成了罪人,/但是我是有福的。/晨曦时,我路过郊野的那块空地,/所有的人用眼睛注视着我,/假如我再次告诉我自己,/我会说他们绝对没有看我,/为了我手里草率的那滴血的滴子,/我是那颗血的滴子,/但是上帝,我是有福的。/因为这稀罕的物件今天和我相依,/我们站在了一起,/我的沉痛在旷野上奔跑,然后我们活命,我是有福的。""

--选自我的诗《我是血的滴子》全首

我想告诉大家这是一篇小说,现在我讲述的时候必须进入角色里。如果我想到一九八一年的事情,我当然不能说任何话。毕竟那一年我刚出生。我要讲两个女人的故事,或者三个,但是我所写的都是想告诉读者,我承认这个故事需要我们来思考。除此之外,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写完这个小说,我希望别人不要到处唠叨这个故事,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几个娘们儿样子的人去探讨一个隐私的问题。

我认为如果有人拿着别人的坏处到处讨论,那么这个人实在没什么优点,当然也提不到什么素质。一九八一之前,我想说的是整个七十年代,人们都强烈地有了某愿望。到了七十年代末的时候,知识青年下乡的事情还有许多。我父亲是一个知青。也是说我父亲是个有学问的人,高中毕业,虽然不是大学生,但是已经是知识青年了。

当时的高中毕业水平跟现在的本科水平差不多。在这一点上,我父亲是多么的幸运啊!也许你这么想,但是并非如此,我父亲没有那么好的命运。因为在文革的十年里,我父亲的父母都没了。这是很凄惨的事情。

我父亲孤自一人来到乡下,开始体验当下的农村生活,和他一起下乡的还有他的几个朋友,应该都是一群有知识的哥们。我认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傻逼。他们的智商都很高。起码超过他们的身高。我父亲的父母是怎么死的,死得多么凄惨,我的母亲始终没告诉我。说句实话,我根本没见过我的父亲。

我父亲在我二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家,逃到了城市里面搞他的事业去了。所以后来我母亲虽然没有再嫁人,但是始终不愿意提起我父亲的事情。她太恨他了,这一点我们能理解。我母亲没有多少文化,甚至可以这样说,她认识的字很少。但是我母亲的漂亮是许多人都知道的。

我拿什么比喻呢?也是说我们村里的女人长得都一般。我父亲是个才子。他下乡的时候带了几本书,这说明我父亲仍然奢望着有一天能回到城市。但是现在没别的办法了,因为社会让他来到这里锻炼自己。他不得不来啊。他来的时候几乎什么也不会干。

连饭菜也做不好。我外婆首先看到了这个孩子,她觉得这些孩子,这里指下乡的这些知识青年真得够苦的,请他到自己家吃些东西。我父亲很文雅。这些读书人有着很好的品行,我当时的外祖母是这样想的。我外祖母大学毕业,解放之前家里是资本家,解放后成无产农民了。这身份改变得别快。可以说一瞬间的事情。我外婆是个善良的人,她很有文化。但是我母亲没什么文化,她上了四天学不去了!

我妈强烈地不上学的要求和我外婆的希望简直比起来有些矛盾。但是没办法,我外婆不好勉强我的母亲上学。可见我外婆这个人如何,因为她知道知识在某些革命面前一文不值,或者说那些原始的野蛮的自由会把知识打得很难堪。按照她的回忆来说,在那场文化革命中,一切知识分子都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所以后来我外婆没有劝我妈上学也可能是正确的,无知是多么的好啊,而知识呢?只能让人思考得越来越多。深度变成城府,那什么也不是,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势利。

我的母亲和我父亲在认识的第二年里要结婚的时候,我外婆问了我母亲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知道你有多少文化吗?你们会有共同语言吗?我的母亲没说什么。第二个大问题是,你以后会知道一切的?我母亲还是没有说什么。其实,这期间她们之间应该有一强烈地对抗。第三个问题是,你真的愿意和他结婚吗?我母亲说,是的,我愿意,我喜欢他。我外婆说,女人啊,真肤浅。

单凭喜欢管个屁?我外婆又拉来了我的父亲,也同样问他四个问题。你知道她没有文化吗?孩子。我父亲回答,这一点没事。你真的喜欢她吗?我父亲回答,是的。你不想回到城市吗?我父亲犹豫了下说,不想。你的未来的目标是什么?我父亲说,还能谈什么目标呢?显然我外婆是个逻辑能力很强的人。但是尽管她如此精明,她的命运还是那么的糟糕。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他妈的说不清楚。这些都是后来我外婆告诉我的,我外婆这个人喜欢唠叨。到老的时候尤其严重。你们也许不相信,在我母亲生下我的第二年里,我父亲逃离了农村。回到了城市,谁也不知道他的踪迹。是啊,他仿佛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时候已经换了一个时代,改革开放开始了,农民开始有了自己的土地。我父亲看着这些土地脑袋疼了。你可以想象,他是个不会地的人,如今真正有了土地,反而觉得自己别没用。我父亲做饭的时候很乱,现场好象被打斗过似的,但是这能说些什么呢?说明我父亲没什么生活经验。好了,这还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后来他和我的母亲结婚了,这是很糟糕的事情,发生在我叙述的这个时间阶段,我父亲不开始做饭了吗!我父亲的那些同学在八十年代初期全部回到了城市里面。我父亲的内心别急噪。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孤单,不孤单才怪。

我父亲这个人是个各情绪都无法隐藏在脸上的人。我外婆似乎意识到了他的苦恼。但是没办法一九九二年,我已经两岁了。我外婆觉得他是不会走的。因为他答应过我外婆的,也曾经承诺过不会离开这个家,但是没办法,他还是走了,在我两岁的那个秋天,我的父亲逃亡了。他可能去了城市,我母亲成了泪人。我母亲的哭能说明什么呢?我外婆当初的思考是正确的。她没有责怪我母亲的傻气。但是她告诉我母亲,忘记他吧,他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

或者说你根本不适合他。你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你除了自己认为很漂亮之外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呢?你什么也没有。我的孩子。我母亲果真没去找他,最大的原因可能是有我。我母亲的心碎了,那是一定的,按照我外婆的叙述来说,我母亲当时老得很快。没到两年已经不如原来漂亮了。我母亲的这些事情,村里的女人说得很彻底,她们有的同情我母亲的遭遇,说我父亲是白眼狼,有的说我母亲根本配不上人家。你知道,女人们的唠叨是天生的。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两年之后,我母亲的脑子里一直有个信念,她认为我父亲已经死了,这样她会忘得彻底些,但是我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假如你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过,同时还成为了父亲,你是很难忘记他的。忘记这个词语太歇斯底里了,有时候你越想忘记,其实记地越深刻。是啊,这不是人生吗?可想而知,两个女人过着的日子是多么的艰辛。你难以理解我外婆的辛酸。她这一辈子嫁给了一个男人,但是文革的时候,她死了自己的丈夫。后来呢?自己的女儿的命运也不怎么样。我外婆总是在灯下唠叨,这一切都是命运啊!是啊,她不得不信命了。这一切都是我十八岁之后的推断,我的母亲很辛苦,我的外婆的命真的不怎么样。两个女人有时候默默无语。

当然这自然是他们的命运,有时候命运其实老和人开玩笑。我上了学之后成绩很好,这是我母亲和我外婆比较高兴的事情。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们的经济上并不富裕,中考之后我被市区的一录取了。但是我到了这个学校才知道,我是这里面很贫穷的一个人。当然我的母亲和外婆还是很高兴。她们怎么能不高兴呢?但是我有些虚荣了。我应该记得的我的母亲和外婆养我相当不容易,但是我没那么想。尽管我也想体面点,但是真是没有办法。我知道我的大部分同学非常看不起我,尽管我学习不错,但是谁知道这些人说什么呢?

这事情简直让人发傻。当然我们班上有个女同学,她也姓陈,叫陈小橘,我呢叫陈宣青。在这里我要说下,我的父亲原来给我起了个名字,叫陈小同。我父亲走后,我母亲把我的名字改了,是现在这个名字,听起来比原来的好。至于我是否记得我父亲长得如何,我确实不记得,但是我父亲和母亲有张合影,我母亲以为遗失了,其实一直在我的手里。好了,如果我遇见他,我一定会认出他的。

他长得很文雅,但是办出的事情很糟糕。我和陈小橘是好朋友,她经常替我说话,而且她的个性很开放,她四季穿着名牌的服装,我羡慕死了。临近高考的时候,陈小橘说,她想让我去她家做客。我说算了,谢谢你。她一定让我去。我说,我不去,你看我这衣服,真的不体面,真寒酸。她说,你这思想真差劲。我说,真的。她说,是朋友你去。

我真的去了,她的家庭很富裕,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我见到她父亲的时候,一下子蒙了。是啊,他是我的父亲。虽然我很怨恨这个人,但是看到之后,我简直什么破脾气也没有了,也许我被她家的富裕生活征服了。我想到了我的母亲,请大家一定要知道,我上高二的时候,我的外婆去世了,这真不是什么好消息,绝对不是。我的母亲更加孤独了,但是我母亲不肯再嫁人,我的外婆临死前劝过我妈。我妈摇摇头,我相信她喜欢我的父亲,将近十九年,他的身影一直在她的脑子里。她怎么能忘记呢?他的父亲看到了我,看起来很不错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别热情,难道他已经知道我是他的儿子。错了,这里只是我的一点感觉罢了。在这个时候,他稍微对我好一些,我觉得那么的亲近。这些事情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只是说了些学习上的事情,其他的事情没有谈,当陈小橘说到我来自农村的时候,他一下子仿佛把记忆打湿了似的。现在她的女人很漂亮,也是陈小橘的母亲,是啊,不次于我的母亲。我的母亲看起来很老了,精神很颓唐。她的内心里一直有个信念,那是我的父亲会回来接我们。但是亲爱的母亲,让我怎么说你好呢?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啊。你知道吗?我今天遇见了谁?吃过饭后,我和陈小橘回去了,放假后,陈小橘非要去我家。我其实不愿意让她去。

但是我还是希望她去,我的内心太矛盾了。她来到我们的家,她的身体上有我父亲的味道。这是一定的。是啊,到了我们家之后,我的母亲和她很亲近。我母亲很喜欢她,我没有必要欺骗读者。因为我父亲的家庭很和睦,我不想把这事情告诉给我的母亲。但是你们知道那张相片吗?它在我的抽屉里。陈小橘发现了它。她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说,别瞎说,跟我来。我们那几天玩得很好,心情全被这个照片打乱了。我在后山上告诉陈小橘一切关于我母亲的事情。

陈小橘说,我们的爸爸居然是同一个人?我说,是的,但是这些事情请不要告诉我的母亲好吗?她本来很辛苦了,我不希望她被打扰。我们思索了半天,达成了协议。我们希望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这事情,别的人,谁也不说。是啊,这是的方式了!我不想再对我的母亲造成伤害。这之后我们两个一直互相看望对方的家人,直到现在,我希望我们不要成为精神上的自私者。是啊,我们都爱父母。亲爱的读者,你们理解吗?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