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赵目珍:"‘第三条道路写作'及其流派精神"研讨会综述(深圳学术沙龙第224期)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09 14:24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赵目珍:"‘第三条道路写作'及其流派精神"研讨会综述(深圳学术沙龙第224期)

"‘第三条道路写作'及其流派精神"研讨会综述

(深圳学术沙龙第224期)

2014年6月15日下午,由深圳市社科联主办、市华文文学学会和市文学学会承办的"‘第三条道路'写作及其流派精神"学术沙龙,在深圳市南方茶都举行。沙龙由"第三条道路"写作的实践者与研究者、深圳技术学院教师、文学博士赵目珍作主讲。来自市社科院、深圳大学、深圳技术学院、市文联以及香港、东莞等地的60多位专家学者、作家诗人参加了研讨。这是深圳学术沙龙举办的第224期研讨,也是2014年第一次活动。《深圳商报》6月17日文化广场版、《晶报》6月18日文创版分别以"‘学术沙龙'聚焦诗歌写作与流派"、"深圳(诗歌)学术沙龙研讨构建深圳流派"为题进行了报道。下面将本期学术沙龙的主要内容综述如下:

一、"第三条道路"诗学的缘起

赵目珍指出,"第三条道路"诗学的缘起主要源于上世纪末的两次重要诗歌研讨会议。分别是1999年4月16至18日由北京市作家协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当代室、《北京文学》编辑部、《诗探索》编辑部等联合举办的主题为"世纪之交:中国诗歌创作态势与理论建设研讨会"的"盘峰诗会"(因在北京市平谷县盘峰宾馆召开,故名),以及1999年11月12至14日由《诗探索》编辑部、《中国新诗年鉴》编委会联合举办的"99中国龙脉诗会"(因举办地点在北京市郊区小汤山龙脉温泉度假村,故名)。在"盘峰诗会"上,以王家新、臧棣、西渡、孙文波、欧阳江河、西川、张曙光、肖开愚、陈东东、陈超、唐晓渡、程光炜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写作"一派,与以于坚、伊沙、韩东、徐江、侯马、杨克、沈奇、谢有顺等为代表的"民间写作"一派展开了激烈的论争。"知识分子写作"一派主要强调书面语之于诗歌写作的艺术合理性,强调技艺的重要性,追求诗歌内容的超越性和文化含量;"民间写作"一派主要强调口语之于诗歌写作的艺术长处,强调诗歌的活力和原创性,注重题材、内容的日常性和当下性。但是后来的讨论,逐渐偏离了会议主题,其明显的导向是双方分别以"知识分子写作"为立场的诗歌选本《岁月的遗照——90年代文学书系·诗歌卷》(程光炜主编,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2)以及以"民间写作"为立场的诗歌选本《1998中国新诗年鉴》(杨克主编,花城出版社1999.2)的编选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双方互相指责对方"垄断"了诗歌话语权,"遮蔽"或"歪曲"了对方诗歌写作的美学意义与文学史地位。结果这场以"中国诗歌创作态势与理论建设"为主要议题的研讨逐渐演变成了双方的意气之争乃至话语权之争。体现出了双方诗人所缺乏的宽容心态,以及因"文学史情结的焦虑"所带来的"功利主义心态"。

为试图弥合"盘峰论剑"的裂痕,《诗探索》编辑部、《中国新诗年鉴》编委会于同年11月份联合举办了"99中国龙脉诗会",但是当时以"知识分子写作"的代表的诗人全部缺席,导致诗会原来的初衷未能达成。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次会议却最终导致了"第三条道路"写作的提出:在诗会即将结束的时候,树才、莫非、车前子分别携文稿来到现场。树才即当场宣读了《第三条道路》,莫非朗诵了《反对秘密行会及其它》,随后车前子在《插图本:为哥儿们而战》一文中对"知识分子"和"民间"作了辛辣的讥讽。在这三篇文稿中,三人正式提出了具有浓郁反叛精神的"第三条道路"思想。

附:凸凹描述"第三条道路"的诞生:

"1999年11月中旬,树才、莫非、车前子分别携文稿来到"龙脉诗会"现场。三位先是静听与会者侃侃而谈。后,谢冕教授请树才发言,树才即读了《第三条道路》,接着莫非用散文诗一般的音调高声朗诵了《反对秘密行会及其它》,随后车前子在《插图本:为哥儿们而战》一文中对"知识分子"和"民间"作了辛辣的讥讽。三人发言中提出的具有浓郁反叛精神的"第三条道路"思想,令谢冕、沈奇、谢有顺、吴思敬、伊沙等40余位与会者大出意料,目瞪口呆,半天无语——他们原先无不以为三人是"民间"的同盟。当晚,素来以温和著称的"单独者"树才与莫非、车前子又以反常举动剃光脑袋表达了自己对诗坛出现不可逆转的二元对立格局的反动和愤怒。谢冕问,你们为什么剃光头?树才答,让一切从"头"开始吧。"(凸凹《我的,八年中国诗歌的,或第三条道路的道路》)

赵目珍还指出,1999年5月中旬在山东聊城举办的《诗刊》社第十五届"青春诗会"同时为"第三条道路"的提出作出了孕育之功。因为后来标志着"第三条道路"滥觞、代表了"第三条道路写作"发出最初声音的《九人诗选1999》中的人物多是这次青春诗会中的成员。所以"第三条道路"产生的大背景是"盘峰诗会",第十五届"青春诗会"是聚孕场,而"龙脉诗会"是催产床。

二、"第三条道路"诗学的发展

赵目珍指出,"第三条道路"诗学的发展大致经历了初创期(1999—2001)、黄金期(2002—2005)、分裂过渡期(2005-2006)和"后第三条道路"时期(2007至今)等四个前后关联的时期。

1、初创期(1999—2001),又称《九人诗选》时期,主要以《九人诗选1999》(九人诗选编委会编,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12月版,收入莫非、车前子、简宁、席君秋、树才、殷龙龙、小海、尹丽川、谯达摩九人诗)、《九人诗选2000》(谯达摩、林童编,华艺出版社2000年12月版,收入谯达摩、路也、卢卫平、娜夜、林家柏、邱勇、赵丽华、林童、殷龙龙九人诗)、《九人诗选2001》(谯达摩编,华艺出版社2001年6月版,收入卢卫平、李南、刘川、邱勇、凸凹、唐诗、陆苏、刘文旋、林童九人诗)的出版为主要标志,这是"第三条道路"人马渐聚、呈显雏形、抵御早期夭折的三年。

2、黄金期(2002—2005),是"第三条道路"发展壮大的关键期,其间的大事件主要有:(1)2002年9月,林童创办《第三条道路》诗报;2002年庞清明进入"第三条道路";(2)2003年6月,庞清明、林童开通"第三条道路"网络诗歌论坛,标志着方兴未艾的第三条道路写作运动网络时代的到来。7月,胡亮专著《元批评:第三条道路》成形;10月,林童文论集《文化诗学:第三条道路》面世——这是以"第三条道路"冠名的第一本书。12月,由庞清明、林童主编,封面印有"第三条道路:21世纪中国最重要诗歌流派"字样的《第三条道路·2003年诗歌卷》行世。这是以"第三条道路"冠名的第一本诗选本;庞清明建立"第三条道路"资料库。(3)2004年5月,谯达摩、海啸主编的诗选本《第3条道路》第一卷由九州出版社推出。该书因响亮喊出"第三条道路:21世纪中国第一个诗歌流派"而引发争论。(4)2005年2月,谯达摩、刘生龙主编《第3条道路》第二卷出版;3月,第三条道路论坛改造成网站,林童、庞清明继任版主,福建诗人探花任网络主管;12月,蓝棣之总策划,树才、莫非主持的"诗歌在第三条道路"诗歌朗诵会在清华大学举行——《诗歌月刊下半月》2006年第1期在"诗歌在第三条道路上"专辑中刊发全部朗诵作品。

3、分裂过渡期(2005-2006),是"第三条道路"的罹难期,由于"第三条道路"中的主要成员因"第三条道路"精神理念与"流派观念"的问题产生纷争,最终导致了"第三条道路"陷入分裂。

4、"后第三条道路"时期(2007年至今)。2006年11月,庞清明撰写并发表了《后第三条道路:打通中国当代诗歌的经脉》一文,提出了"后第三条道路",从此,"第三条道路"进入了"后第三条道路"时期(2007年至今)。赵目珍指出,"后第三条道路"时期是"第三条道路"的继续发展与无限宽广时期。目前的工作主要由庞清明、赵目珍(北残)和远观主持。此时期的几个大事件主要有:2007年1月,胡亮撰写完成三道史志性文献《1999-2007:"第三条道路"编年纪事》。2月,《文学自由谈》发表庞清明《86现代诗群大展,第三条道路与流派精神》;8月,《文学自由谈》发表《第三条道路:重建中国当代诗歌的主流价值——兼谈五个关键词"独立、多元、传承、建设、提升"》;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1999-2007)颁布。9月,愚木所著《第三条道路影像》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2010年3月,胡亮主编《乘以三:1999-2009第三条道路诗歌写作》由作家出版社出版。2011年8月,庞清明所著《第三条道路批判》由甘肃文化出版社出版。2014年5月,"第三条道路"被《星星》诗刊社、《诗潮》杂志社、《诗林》杂志社、《文学报》、《语文报》、《楚天都市报》、《西海都市报》、《贵州民族报》("三刊五报")评为"21世纪中国十二家重要现代诗群流派"之一。

赵目珍指出,尽管"后第三条道路"时期,"第三条道路"看似越来越"无限宽广"了,但是它似乎也显得更加边缘化,它的深化与壮大有待于有志之士的进一步努力。

三、"第三条道路"关键词及其流派精神

赵目珍首先谈到"第三条道路"本身的概念问题。他首先罗列了"第三条道路"早期理论家的概念阐述:"第三条道路写作并非指在民间派与知识派之外另谋出路。第三条道路写作,是另类,是另类的另类,甚至是自身的另类,是‘单独者',是单数的复数。"(莫非:《反对秘密行会及其它——我与词与物》)"‘第三条道路'是另一些道路,是复数,因为我坚信诗歌的丰富多样正式基于每一位诗人观念与文本上的差异。所谓多元,即差异,即独立,即无领袖欲,即尊重对手,即不结盟"。(树才:《第三条道路——兼谈诗歌写作中的"不结盟"》)"‘第三条道路'的三,是三生万物的三,第三条道路是一条绝对敞开的道路,因此是一条无限延伸的道路。"(谯达摩:《我的诗学:1999年冬天的思想》"相异性是第三条道路最重要的征,既为相异性,第三条道路的排他性不存在,这是第三条道路区别于众多流派的地方。如果说知识分子派与民间派的征为万流归宗的话,第三条道路则是一条大江向四方八面辐射。所以,知识分子派与民间派是以合众人之力极力形成山峰,第三条道路则是力求形成山脉或山系。"(林童:《流派,独立精神,相异性,网络及其他:我所理解的第三条道路》)"以不同处为共同处,以自由为范围限制,以不结盟为结盟,以不共路者为同道人,以千人千峰为阵列,以好诗为头人,以抵御和开除坏诗为同一本质和铁的纪律,谓之第三条道路。"(凸凹:《我的,八年中国诗歌的,或第三条道路的道路》)最后,赵目珍总结指出,"第三条道路"其实是提倡"独立"、"多元"、"好诗主义"和"无限宽广"……

接下来,他举第三条道路代表人物、主推手庞清明提出的"第三条道路"关键词进一步解说其流派精神:

独立——独立是要求每位诗人必须具备个我的思想与品格,精辟的见解与功到自然成的手艺,是立独行的品行。

多元——多元是对他者的尊重,符合艺术发展的客观规律。彻底打破二元对立的格局,还诗界以本来面目。

传承——传承博大精深的儒家文化,是积极入世的精神,是对假丑恶的批判;是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老庄哲学,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精神,重现中华文明绚烂的经典与辉煌历史。

建设——在革新的同时更提倡建设的力量,需要担当起历史赋予的神圣使命,为中国当代诗歌添砖加瓦,开路搭桥。——举例:安琪与"中间代""

提升——知识分子向西,民间写作向下。偏头症。挽救精神的步空与民族的虚无,精神滑坡,提升中国人的精神层面。

赵目珍认为,从构建流派的诸多要素看,"第三条道路"实质上并不具备一个流派的主要征。通常情况下,构成流派的基本要素主要有:共同的审美主张与意识,共同的艺术追求,相同或相近的创作风格,领袖(主导)人物以及代表作品等等。但是"第三条道路"早期的理念与精神处处都使得"第三条道路"与一个流派的构成要素背道而驰。更多的情况下,"第三条道路"似乎是在解构流派的存在,而非在建构一个流派。故而他认同一些研究者提出来的,"第三条道路"乃是一个"超越了流派"的流派,具备"超流派"的性质,是"一个游离在所有流派之外的流派,一个不似流派胜是流派的流派。"(凸凹语)赵目珍还援引庞清明指出的关于"超流派"的两层涵义(超级、超越)作了进一步阐发:

一、超级,我们不固步自封,没有排他性,向无限的优秀敞开,因此,第三条道路具备成为中国最重要诗歌流派的远景;

二、超越,如果说当初知识分子与民间写作为我们搭起了施展才能的平台,那么第三条道路唯一的目标是超越,坚守并超越,打破流派的边界,不断提出新的假说。

但是他指出,"第三条道路"也不是完全排斥流派和诗群的诞生。他引林童在《第三条道路随笔》中的话说:"流派也罢,诗群也罢,不过是个姿态,我也欢迎认可第三条道路的诗人重组流派或诗群。这对中国诗歌的发展才更为有利。"他比较认同研究者李霞的观点,认为李霞为"第三条道路"的性质界定保留了更多的诠释余地:"至于这写作,是个群体,是个流派,还是个思潮,要看它将来发展的结果。毫无疑问,一个新的影响日趋扩大的诗歌写作群体已在中国出现。正常的发展方向应该是先形成一个流派,再形成一个思潮。"(《第三条道路写作思想》)李霞对"第三条道路"的展望,无疑更具前瞻性与开放性,尤其是"思潮"的观念似乎对"第三条道路"的容纳性质概括的更强,他说:"到2017年,即13年后,汉语新诗百年华诞时,第三条道路会成为在全世界有影响力的诗歌流派。的结局是它又分解为一群诗歌流派。……到2020年前后,第三条道路也许作为一个诗歌群体已经不存在了,但作为一个诗歌或文学思潮将波及到永远。""

四、"第三条道路"代表诗人

对于"第三条道路"的代表人物,赵目珍在绍介"第三条道路"的历史时曾经着重指出了对"第三条道路"有重大影响的代表人物。在这一部分,他又给出了一份长长的名单,似乎是要让人们记住这些曾经为"第三条道路"的发展壮大做出了贡献的众多诗人:

树才、莫非、车前子、凸凹、庞清明、林童、安琪、老巢、胡亮、杨然、北残(赵目珍)、愚木、远观、马莉、朱子庆、南鸥、十品、世宾、冉冉、刘文旋、刘诚、赵思运、斯如、李霞、莫卧儿、殷龙龙、张耳、路也、卢卫平、林忠成、子梵梅、玄鱼、丁燕、张后、谷禾、刘川、金辉、姚园、梅依然、楚中剑、张立群、汪文勤、墓草、丁乂、况璃、王征珂、郑小琼、飞沙、沉沙、兰马、衣水、黄仲金、探花、许多余、朱晓剑、余子愚、西域、仲彦、南方狼、讴阳北方、张选虹、阳阳、冰儿、郭希明、孙慧峰、罗铖、庞华、老德、侯平章、蓝紫、蒋楠、冯磊、杨青云、严家威、陆华军、丁东亚、野松、姜红伟、朱枫、刘汉通、杨拓、汉江、山里弟、乐思蜀、青海湖、方惘然、秦池、李满强、蔡俊、长征、高文、聆听、南岩、萧清、吕剑伍、方文竹、左岸……(作品略)

五、对建构深圳学派的启示

有鉴于深圳正在积极努力地建设"深圳学派",在绍介了"第三条道路"的历史、关键词、流派精神之后,赵目珍还对"第三条道路"如何启示深圳学派建设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主要有以下几点:

1、领袖(主导人物意识)

赵目珍指出,建构深圳学派一定要有强有力的主导人物支持。在主导人物的带领下,一步步将深圳学派推向前沿。这里的主导人物,一方面指建构深圳学派的主脑人物,负责全盘策划;另一方面指深圳学派中每一个派别的领袖人物(负责人)。在建构深圳学派的过程中,领袖意识不可或缺,即使到了流派成熟的时候,也应该有负责人将这一流派继续向前推进,而不能像"第三条道路"精神中的"无领袖欲"之理念,尤其是建构深圳学派初期,领袖的作用至关重要。这是实践性学派与文学性学派之间的区别。

2、多元

多元,即深圳学派的建设应当讲求"百家齐放、百家争鸣"的原则,不局限于某一领域,不为一隅所束缚。举凡政治、经济、文化等等,均可标杆立旗,摇旗呐喊,只要能自圆其说,能成一家之言,能为深圳建设做贡献。

3、建设

建设,主要是指学派在城里的初期,注重其进一步发展,在初具规模的基础上应该上注重完善,更注重在实践中发挥实际效应。学派建设,最忌空喊口号而无实际行动。建设的内在意义,即是要有担当,对于历史赋予的使命能够肩负起责任,为深圳的发展添砖加瓦。

4、争鸣、提升

学派建设完成之后,不能满足,更不能固步自封,而应该讲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完善自己的同时,聆听不同学派的不同意见,多争鸣才能进步,有异议才能提升,有进步与提升才能更好地为深圳的发展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赵目珍主体讲座之后,张军、王远洋等专家学者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张军等学者认为,作为开放式流变式的概念,第三条道路全面颠覆了流派的传统意义,为重建中国当代诗歌的核心价值、恢复诗歌的尊严与道德承担作出不懈的探索,借鉴"第三条道路"写作的流派精神,深圳的作家、诗人、专家学者一定能为建构深圳学派作出贡献。

随后,沙龙举行了第二个部分重要活动——"诗歌朗诵会"。在诗歌朗诵会上,美国教授安娜、深职院教授侯俊、肖小军、支慧,作家、香港诗人吴永彤、秀实、陈艺等20多人登台朗诵了诗歌。

赵目珍,男,1981年生,山东郓城人。博士,讲师。现任职于深圳技术学院人文学院。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