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第三条道路"代表诗人作品联展:远观诗歌6首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14 14:26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远观诗6首

《那一年我写诗》

那一年我开始写诗,,

没有留胡须,也没有留长发。

更没有剃成光头。

拿着稿费请朋友吃饺子,,

并连续喝下两杯啤酒。

早已醉了,我承认自己酒量不高。

我在南北的火车上穿梭,,

在车厢内大口吸烟。

在安静的屋子内,,

亲吻女人,然后为她们写诗,,

读诗。然后这些诗出现在刊物上,,

女人骄傲地说,这辈子还有人为我

写诗。

直到我疲倦地睡着。

说不清多少年了,,

轻狂依旧的我,注视着一群

陌生人。在我身影里穿梭过的

这些人,带着光泽与微笑。

在奔波的车厢内侃侃而谈,,

在咖啡馆里消磨时光。

我认识全天下的诗人,,

他们五花八门,三百六十行,,

也许还多出一行,,

那一行写着他们写诗。

在烧烤的诗会上,,

坐着漂亮的女诗人,,

年轻的诗人带着先锋,,

沉着地打量着眼下的世界。

夜晚中也有焦灼的光晕,,

随风而倾泻的思路,,

并没有像电流一样。

那毫无短路的思维,,

在兴奋中带着情趣。

疯狂的女诗人手舞足蹈,,

摆脱思维定式,,

蹂躏了肉体去写诗。

思想在宴会上奔流,,

打磨的句子刻在书页上。

乡村的骡子猛叫,,

火车的急速刹车,,

让人的内心激动不已。

那一年我讨厌雕琢词汇,,

喜欢按着灵性裸奔,,

用诗祭奠悲伤与失望,,

编织歇斯底里的梦想。

江南塞北的菜吃个齐全,,

各色口味的诗歌是满汉全席。

浓缩在一本杂志上,,

带着原始的欲望。

这些分行的诗没有折磨任何人,,

我认为是干净的。

他们喊我们诗人,,

喊我们是浪子。

我无数次被女友说,,

你是个无拘无束的人。

你适合做单身贵族。

这好比说我是个非婚主义者。

女权主义的痕迹,,

让你无话可说。

年轻时我们都是唐吉可德,,

都想杜拉斯一把,,

那是在放纵自己,,

也是在燃烧自己的青春。

大地掩埋了我的无知,,

时光无情地雕刻着我。

笨重的机器咔嚓直响,,

灵魂与躯体开始矛盾。

肆无忌惮的我们,,

在长桥上呼喊,,

熏黄的手指再次拿起香烟,,

奔赴的前程荒芜飘渺,,

最后躲进驿站,,

任凭年轻的才华到处绽放,,

然后才知道青春注定不堪一击。

看懂了装腔作势,,

还是那样的愤世嫉俗,,

那一年,亲爱的,,

你叫我愤青。

在大学的操场上我们撒尿,,

我们拿着刊物奔走。

出了大学四处苟延残喘,,

直到某一天在诗句上写上哈巴二字。

即使我转身,,

仍然带着这文艺范,,

离别的时候,,

姑娘想给我个嘴巴,,

离别的时候,,

没有人为我送行。

离别的时候,,

我注定是孤寂的。

离别的时候,,

只有暮色下孤寂的云陪伴着我,,

还有一路的感伤。

《白雪情》

乡村的纯洁在冬季,,

雪花飘舞的时候你在读书,,

然后偶尔看夜空下的有情人。

你在思念她的身影,,

伴随着安静的节奏,,

此时无声胜有声。

你如痴如碎,却忘记了

自己在读些什么。

去年这个的时候你读的书,,

淹没在你的记忆里。

今年的你忘记了昨天的故事。

昨天的故事是否在深夜吵醒了你。

你也是一个故事,,

在别人的故事里。

《撕裂》

大地的忧郁,,

从最深处开始。

膨胀的光泽,,

你看不见。

云朵开始撕裂,,

气囊无法收场。

有关于此时的爱,,

无法阐明。

更无法具体描绘。

阳光照射下来,,

铺陈到河山之中。

你偶尔的笑,,

顷刻间透露着悲伤。

疾病是忧郁的子,,

徘徊在无痛的雾霾里。

你无法清醒,,

也无法自我琢磨。

《谁把我遗忘》

塞外的冬季,,

干涩与寒冷。

塞外的火车通往南方。

飘向远方的记忆,,

至今难忘。孤单的行程,,

车厢上的香烟。

寒冷与夜色为伴。

远方的朋友四海为家。

相见之时相互寒暄,,

离别的时候,一碗白酒。

虽然酒量不高,,

那一年忘不了朋友的送行酒。

忘不了离别的泪水。

忘不了留在他乡的书卷。

还有我翻山越岭的足迹。

还有那时候上下班时的匆忙。

一碗豆腐面,一碗黄酒。

那一年离开故乡,每一年

只有春节回家,呆上半个月。

平常些许的电话打给父母。

远方的远方收来的杂志,,

在夜晚中剩下片刻欢愉。

人们称我们为文人,,

那些自以为是的日子,,

诗意之中顾影自怜。

看着汉江之水,游览

草色平川。不熟悉的

地方方言,晚上找个

小店吃着火锅。寂寞的夜

充满了悲凉。那些颠沛流离

的日子,在远方。

昨日谁把我遗忘,,

我又能把谁遗忘。时间是

无情的船,不曾调转方向。

唯有手指之间的烟蒂,,

熏黄了手指。发霉的日子,,

吞没了黄昏。日子吃掉了欢乐。

也许我还是我。曾今熟悉的埋在心窝。

疼痛不会表现在脸上,,

心底的涡旋越来越深,,

最终将无言的辞藻吞没。

《晚上十点的忧郁》

晚上十点左右的烟,带着一忧郁。

往事在此时容易记起。

不知疲倦的过去,奔命的年华。

太阳升起来又降下去。

打开笔记本发愣,甚至开始

怀念昨天的日子。顷刻间打开的

诗句里常让自己感动。疲惫的身躯

在夜里喊着一段话。

我常为此不明白,徘徊的记忆变得

琐碎。精神的实质在交谈之中升华。

秋天的萧瑟无法打动一位女人的心。

熟知的记忆在断断续续的思考之中,,

表面上带着微笑,内心是无线的留恋。

过去是一粒子,究竟长些什么。

是一点的留恋也是些许的疲惫。

死亡在黑暗之中沉沦,惊讶在

废墟之中残喘。逗留的思念在心中,,

明日的黎明依然重复,有关于爱的

主题也许是个主旋律。一切在矛盾之中。

我写下一段话,不为别人,也不为了

炫耀,只是为了自己,为了一笔旧账。

来回搏动的脉搏在身体里串烧。

岁月的疤痕在万物的腐败之中才能明晰。

一点遗憾,一点相思,相似的苦难,,

相似的老地方,物去楼空的女子在

岔道口。迷人的眼睛在路口彷徨。

结实一个人放弃一个人,放弃一个人,,

还要结实一个人。在时间的空隙里,,

找到一个人,一个熟悉自己的人。

这一点不太容易。翻开日记,看着

昨天的本子上写着淡淡的笔迹。

在哪里发愣在哪里迷失。你不知道

一个熟悉的故事,欢乐的故事在身边

发生。悲伤的故事也类似。

我们时刻忘记自己,也学会忘记别人。

《节奏》

我喜欢轻快的节奏,一首歌曲如果柔媚,,

足以让我陶醉。我喜欢女人的舞姿,,

一首舞曲下的轻柔姿态也足以让我感动。

有关于节奏,我会注意殊的线条,有的时候

也会注意自我的欣赏姿态。我喜欢万物

安静的样子,我能明白一个石头也许

充满灵性,一个人和一个动物也没什么本质

性的区别。节奏在那,轻快的让我想

到了自然的和谐。在浮躁的盛夏过去之后,,

萧瑟的秋天马上莅临,我来不及准备,,

不在纸上写的时代早已过去,,

我的笔开始僵硬,我的纸也在原地休息。

这一切跟时代的节奏有关,跟我的节奏

也有关。也许跟你也有关。

远观,本名袁东峰,1981年生,河北宽城人。现任宽城作家协会副主席。第三条道路诗歌流派重要成员之一。作品散见《文学界》、《诗歌月刊》、《青年作家》、《诗选刊》、《红豆》、《北美枫》(加拿大)、《梅园文学》(西欧)、《澳洲双彩鹦》(澳洲)等百家文学刊物,入选各选本数十次,有小说散文代表作品选入80实力作家小说与散文选集2部。主要作品诗集《美色》、《远观五年诗选》(2008——2012)、《转身之后谁又记得谁》;散文集《那些错过的时光》、散文合集《最后的盛典》(与张悦然、安意如等合著)(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散文集《北方笔记》、《走南看北》;中短篇小说集《迅速集合》、长篇小说《又一次见到你》、中短篇小说集《愤怒的爷们儿》。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