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散文《乡村感怀》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15 14:26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散文《乡村感怀》

作者:远观

总有一个地方,没有大漠的豪情,也没有江南小巷的优雅,但有一说不出的情调,这个地方是我的故乡。我的故乡到底有多大,在我圈定的意识里,也许只有巴掌大。塞外之中,多是丘陵之地,高矮山川之间,狭窄的马路通向的地方,那是我的家乡。平凡的乡里,我们袁氏之姓占据了三分。听长辈说,我们老袁家是从山东搬过来的。但之后我又查宽城区域的民族历史,也曾提到老袁家是满族。到底有多大的缘由,至今我未曾过问到根本上。四代之后的乡村里,至今没有人能详细说出来龙去脉。我觉得考虑得太透彻也没什么意思,所以至今仍然是朦胧的。索性糊涂些好。郑板桥喜欢糊涂,糊涂点好,少了些烦恼。

我记得乡村的样貌,分几个阶段。少年的时候,再有是青年的时候,少年的时候一片土墙,显然有些破落;青年的时候村里翻新了房子,倒是水泥墙多了。一代人沿着一代人生根发芽,到现在看来,很多时候,我难以想象这变化造了什么。陈旧的乡村景色以及崭新的乡村景色之间,会有什么区别吗?乡村的历史到底有多么宏伟呢?也许乡村本该是宁静的,没有历史古迹的渲染,没有文人笔下的赞颂,没有人写过她,但却在我的记忆里尤其的深刻。我的乡村情节十分严重。

层层的瓦房里住着熟悉的乡里人,片片山坡里长着可贵的药材,各个丘陵上长着自然五谷,说不出的亲切。这里是我的故里,是我的初衷,是我童年的摇篮。她在没有文化的衬托下有了文化。她单纯,少了世俗之间的世故;她可爱,没有顷刻的炫耀;她可敬,养育几代乡村人。春夏秋冬的更替,写满了乡村的故事。宁静里有一股温暖的风,吹向我们。她是我内心割舍不去的幻境,也是我无法忘怀的乡愁。我走在乡村的大坝上,仿佛看到了过去的印迹。我曾在少年时拿着纸笔在这里独自采风,那时候的行动现在看起来是荒唐的,但却是我最初的情调。我独自走在河套中,漫步在小河边,那时候微风吹拂着我的面颊,我蹲坐下来,望着河流,看着山川,望着远方,那时候我不会看到未来与远方。因为未来的事情还没发生,后来想到这些,我满面噙着泪水。

岁月无法让我迁移到从前的现实里,我只是过去的过客。河套的狗尾草在摇曳,牵牛花上有奔放的五行。历历在目的故乡,在心中片刻引出了一场波澜来,偶尔起伏,偶尔平静。在城市的节奏里,我讨厌世俗的虚伪与狡诈,看到了人性在利益之间的丑陋,更看到一次一次,自己在功名利禄之间摇曳的丑态。我想起故乡,便觉得自省起来。我每一段文字不是为了求得别人的喝彩,也不是为了争夺所谓的虚情假意。我写出来,是告诉自己一件事,证明我的足迹罢了,还有什么比这些更珍贵的呢?茫茫天涯里,谁都是世界的过客,匆匆得如村庄的少年,村庄的青年,很快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村庄有很多逝去的人,我少年的时候他们都还存在,但转眼间,却只剩下回忆。时间雕刻了一段段故事,不长也不短,长到十年,短到转眼之间。时间无法用距离来衡量吧?

我在任何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想起我的村庄,我在思想上占有了村庄,强行和任何一个地域作比较。但无论外面多么美好,或者多么繁华,我都任性的认为,这些地方无法和我的村庄进行任何比较。故乡是我的情人吗?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也许是自私的。那个春天生长在墙角的小草偷偷的钻了出来,绿油油的。那个夏天园子里长满了硕大的冬瓜。那个秋天我靠在苹果树上吃着红彤彤的苹果。那个冬天小伙伴们爬到粪堆上抢高山。说不尽的故事,道不出的乡村情节。

浮华永远不属于乡村,高级的艺术品也不属于乡村。一张名贵的张大千的画在乡村人的眼里也似乎没什么了不起。乡村的名贵是好好生活,五谷丰登,四季平安。乡村的追求,是安静的生活,是耕耘后的收获,是勤奋,是良好的品行。乡村本身是一幅安静的山水画,她本身的价值有多高呢?也许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吧。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