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为《大别山诗刊》冬季号准备的十首诗歌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27 08:49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简介:远观,本名袁东峰,1981年生,河北宽城满族自治县人。诗人,作家,易学家。宽城作家协会副主席。创办文化界网。21世纪初参与了东部诗潮、第三条道路诗歌流派、80后文化的推动之中。曾担任《金色未来》总编、《热河》杂志编辑室主任等。现执行主编《我们》年度选本、担任中国新小说论坛主持。有诗、散文、小说作品散见《文学界》、《诗歌月刊》、《诗选刊》、《青年作家》、《红豆》等文学期刊与报纸。主要作品有散文集《那些错过的时光》(远方出版社),散文集《最后的盛典》(与安意如、张悦然等合著),中短篇小说集《迅速集合》、《愤怒的爷们儿》,长篇小说《又一次见到你》,诗集《远观五年诗选》、《美色》。先后获得回归文学奖、入围首届不解汉语诗歌奖提名、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第三条道路五年诗歌奖、热河诗歌奖、我们文化贡献奖、多次入选80后作家排行榜等。有诗歌小说在西欧、加拿大、澳洲等华文刊物上发表。

《节奏》

我喜欢轻快的节奏,一首歌曲如果柔媚,,

足以让我陶醉。我喜欢女人的舞姿,,

一首舞曲下的轻柔姿态也足以让我感动。

有关于节奏,我会注意殊的线条,有的时候

也会注意自我的欣赏姿态。我喜欢万物

安静的样子,我能明白一个石头也许

充满灵性,一个人和一个动物也没什么本质

性的区别。节奏在那,轻快的让我想

到了自然的和谐。在浮躁的盛夏过去之后,,

萧瑟的秋天马上莅临,我来不及准备,,

不在纸上写的时代早已过去,,

我的笔开始僵硬,我的纸也在原地休息。

这一切跟时代的节奏有关,跟我的节奏

也有关。也许跟你也有关。

《留与不留》

我喜欢最自然的状态,但对于感情却全身心

投入,我知道这样不好,凝固的思想跟不上

时代的潮流。男女之间的事情早已变得浮躁善变。

稳定的因素很少,不稳定的因素很多。

我在那,纹丝不动地书写着我的历史。

个人的传纪不复存在,随笔也将我淹没了。

苍白的语言编织着无限的借口,我开始对

自己说一个个话题,跟自己喜欢的人聊天,,

跟那些陌生人讲话并开始认知甚至熟悉。

冷淡和荒谬的背后是自我的救赎。

我在救赎,是的,留与不留都在我这里。

来去都是陌生人,都是过客,可能也是朋友。

《一张网》

我心中有一张网,看似密不透风,,

但是很少打到吃食的鱼儿。网哪里有不透风的,,

我说的是诗意与情投意合。

大多是不欢而散。我喜欢和有思想的人

攀谈,这不仅是较量,而是文化的对接。

我说的话对方也许不熟悉不理解,我可能在自己

的院落里闭门造车。但这些都离不开我的

想象。我漫步在自己的思维里。用举例的

方式说服自己,打动自己。

这张网收录了自己,也开始诠释着自己。

《自己》

熟悉自己,自己是一个季节。

熟悉别人,别人也许是另外一个季节。

闪电和雷声不懂寂寞的夜。

阳光与雨露也难以读懂人的心事。

熟悉的街道走着陌生的人。

那个陌生的是你也不是你。

可能是上世的情人与你擦肩而过。

也许是你下世的妻子在与你呼唤缘分。

你坐在那走在那,都在不可知的世界里。

寻找着缘分。

《人生如梦情且淡》

我的诗歌似乎充满了魔咒。预示了我的未来。

我曾与过去的女友交往,写着我的女人正在

别人胚胎。事实如此,分手后,人家

结婚,一个个当然是为了别人胚胎。

我曾是其生活中的附属品和备胎。

这里的备胎是车圈的意思,我与她们的旅行与交往,,

犹如一场风,佛说,她们是我前世的仇人。

我说,相爱的人如果不爱了,便是陌生人。

从此再无联系,若是没有秋风吹起,,

我又何曾记起。若是秋风不曾吹起,,

我又何曾忘记。

《爷爷的病》

我爷爷今年86岁,一辈子没有脾气的他,,

现在发起了脾气。脑血栓的后遗症

病情加重的时候,把我们从天南地北叫回。

我表姐算起我们这些小辈,大概26人,还不算这一辈又

生的孩子,这些孩子都无疑遗传了祖宗的血统。

没有爷爷一代,也没有父亲以及姑姑们的一代。

老爷子躺在那,偶尔发起脾气,略显得可爱。

86岁在乡村算是高寿,在城里也足以算高寿。

一群年轻人在这凝视着老爷子。

老爷子在死亡的终点挣扎着。我表姐含着泪水很悲伤。

人到了这个岁数,总有这个时候。

任何人一辈子都得如此。从青年到老年,,

不知疲倦,寻找爱情,亲情,友情。

现在我爷爷躺在那,用眼神打量着我们。

他认识的小辈之中,只有我表弟与我妹妹。

我站在跟前,早不知道我是谁了。

他们说我变成了一个发福的胖子,,

也说我的模样有了变化。爷爷86岁的时候,,

我的内心只剩下一丝丝祈祷。

祈祷一秒钟,祈祷一分钟,祈祷一天,如此而已。

《来处》

你来自何方,亲爱的朋友。

别多想,宇宙迸发出的能量。

是粒子观的想法让你凝望。复杂的世界从现在

开始,沉闷的气氛在王朝的变迁中写下遗憾。

美丽的舞女变化着节奏,最终都成了灰土,,

被大地与时间锁淹没。不要相信你善良的直觉。

错过的时机把帝王也一同掩埋。偷窃者挖掘了

宝藏把帝王的尸骨摔在一旁。灵魂不复存在的

尸骨早成为了一个标本。帝王的骨架也是如此

苍白。沉浮的大地上遮掩着无数妇女的乳房。

她们曾花颜月貌,被无数个臣子所恋。眼下,,

却难以禁得住时间的打磨。时空穿梭在历史与

当今之中,没有几个女人能禁得住岁月的侵袭。

帝王的王朝也是,被推翻的王朝一次又一次更替。

眼花缭乱的女人赤裸着却毫无意义。枯骨的容身之所

最终是大地,大地埋葬善良的人,也埋葬丑陋的人。

善良的人脱胎换骨成为权贵,丑陋的灵魂成为穷人。

前世的繁衍造化出新的奇迹。历史的剧场也是一

遭罪的演习。

《爱情》

爱情是风干的稻草,你看她是夕阳,却早已

落山,不是每一个山坡都装满了热情的子。

沉闷的雨天难以浇灌无根之草。蹉跎的青春是半个

无知。顷刻间迸发的灵魂带着野蛮。落叶的无情是

秋天的哀伤。触摸悲伤的禁地,你不是王者,却是个

死囚。柔软的手伸向天空,爱却伤痕累累。遭罪的

夜空闪烁着无数个星星,你却想不到和哪一个对话。

灵魂来了,肉体充斥着欲望,搁浅的思想强悍地寻找着

所谓的爱情,精神上开启着一个崭新的明天。距离你

不远,遥想的嘴唇亲吻着落寞的大树之根。

群山穿梭在山野里,乍现的光芒是太阳的遗腹子。

干瘪的乳房伴随着衰老的身体,生完孩子的女人

长满了妊娠纹。乳房干瘪的女人气馁于干瘪的青春。

青花瓷摆放在阳台上,没有花朵的映衬死气沉沉。

《虚情假意》

你看着众人的微笑,其实各个心怀鬼胎。

对你微笑的人不一定内心愉悦。对你恼怒的人,,

内心可能虔诚自在。人的面孔善于装下很多世俗。

脸面上的事顷刻间被虚伪填充。思想的安抚看似

简单却要装下许多心机。自私的人都是为了自己。

非奸即盗的关怀抱着一颗投机的心。鸡鸣狗叫的事情

经常发生,遮掩的那块布不在舞台上却在人生里。

穿着裙子的女人不一定穿着内裤。捧你的人大多是

无心去捧。高贵的权贵失去了权力才懂得门前的冷落。

知识的闪烁却是一颗常青树。虚情假意的地方到处都是。

君子和小人在一起谈一夜还是没有结果。冷面的小人,,

习惯了自我认识自我的高贵其实一文不值。他们习惯了

自己丑陋的灵魂。很多人强迫扭曲自己的人生观。

却自己觉得自己还很正直。妓女在演讲,内容是如何做

一名贞洁烈女,罪犯在告诉人们如何做人。

小偷在倾诉良知。捧腹大笑的现场坐着一群傻子,,

正在听他们谈可悲的大德大善。可怜这些听客们,,

不知道是他们自己无知,还是收到了红包。

《我要去看风景》

我要去看风景,,

唯一的观点很明了。

一半是诗意,一半是你。

诗意是美好的东西,,

而你正是我的诗意。

我悄悄地走进风景,,

路上的人很多,,

忽远又忽近。

我观赏你,却也听到了别人的

赞美。你不是我的诗意,,

是普天下的诗意。

你不是我的风景,,

你是众人的风景。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