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远观答记者问,先赌为快关于中短篇小说集《愤怒的爷们儿》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28 16:01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远观答记者问,关于中短篇小说集《愤怒的爷们儿》(80后之窗网)

记者:"愤怒的爷们儿"这个名字听着很有意思,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

远观:这个是随时起的,想到了是这个。愤怒了爷们儿,不带半点其他色彩,是最自然的。愤怒了爷们,也是自我意识的歇斯底里。好比我的小说都是随性写的大多没有提纲和构思。我见过很多写小说的要搞提纲,但是我写小说基本没那么谨慎。是一粗糙的构思,随性而走,率性而为。

记者:这些小说你觉得写得如何,现在觉得有什么意义?

远观:这些小说是我做事之余写的,属于我系列的小说集子。整理完毕之后大约30万字,我惊呆了。成书之后更迸发出一思索。那是我写得什么,最后我自己看了一遍,觉得还很刺激。这不是自夸。确实很有味道。前阵子我还和某些作家谈小说,但是我写小说注重的是自我的意识。是跟自己的路子走,没别的路子,一自由散漫的方式。我写小说一不是为了发财,二没为了仕途,发财有些不靠谱,因为我写的东西估计整理完毕都不长,指望这些发财,从没指望过,唯独乐趣写作。第二个咱不是仕途的人,不指望这个东西,所以更自由了,说是先锋,其实是一自我的探索。写好了往好了看,写坏了往坏了看,别遭禁人家的阅读方式。

记者:如此说来,你专注的是个人精神的解构?

远观:这个东西有些深刻,我谈不来。是那些号称写不出来但是老搞评论的人研究的。我觉得这个没法评论。好比精神分裂症,一个人要在生活里将自己的空间分开,还要从精神领域里独立出来。比如地的时候成为一个农民,写诗歌的时候成为诗人,不写了是啥,不清楚。没法说的。精神的解构。定义很模糊,但是我知道写作不需要圈定,需要自我站在自我思考的立场上。写作不该受约束,题材不掺和没事。还没写呢,给自己套上很多枷锁,这不是艺术和文学的自由。不利于这些意识的发展。我是典型的月亮走我也走,啊哥拉着妹妹的手,是这么写出来的。写作应该超越到遣词造句之上,遣词造句是小学初中的东西,你得学会在作品里和人家分享而不是机械地搞八股。

记者:你也写诗,也写散文,也写小说,你觉得你最出色的是啥?

远观: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最出色的的,我只是写,我最出色的是看到了生活。看到了现象的本质。生活更像是小说,好比做梦。文学是个啥呢,是个啥,却也不是个啥,没必须分得那么清楚。分析到了最后没啥价值。是生活与自我意识的交流。如此而已。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