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女人凶猛》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29 08:55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女人凶猛》

何元里的死还是有些蹊跷的,前几天他和米镇长为了争土地所有权的事情开战的时候,可能现场有三个人呢?何元里当时掉进了粪坑,粪坑深有两米之多,他的小命是怎么没的呢?除了米镇长之外,里面还有三个人,一个是老五,正是本村人,平常的时候和何元里关系,他们常在一起切磋棋艺。他最大的缺点是立场不够坚定,下棋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不一会悔棋了。那时候何元里会大度地说上一句,随你吧。只要你能使出智慧赢我,咱啥都不说。我喜欢你的挑战,这村子里的人唯一能和何元里在象棋上还能过招的人是他了。何元里常常说,英雄寂寞啊!他多希望老五能够强大起来啊!第二位是米镇长的秘书,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岁,看起来很漂亮,听说大学毕业之后,回到了这个地方当上了秘书。叫马小初,整个人挺精明的,没准和米镇长有一腿呢?当然这事情我不知道,在这篇小说里,我只知道故事是这样发展的。

这事只有何元里知道,现在何元里死了,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事吗?那是何元里第二次去镇上的时候碰到的。米镇长的屋子里发出了女人的呻吟声,何元里吓坏了,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这地方又不是洗头房,何元里没有进去,在外面的走廊里蹑手蹑脚地吸了三根烟,直到屋子里平静的时候,他才去敲门,进去的时候,屋子里有米镇长和马小初。何元里知道,这两位肯定关系别亲近。在现场的第三个人是市报社的一个记者,叫黄河,人聪明,说话讲道理。在本市可是大红人,每年发表通讯有几千篇。不用说米镇长敬佩他,是市长也要给足他面子。何元里死了之后,他的妻子余翠翠马上去找老五了。老五说,是他自己不小心掉进去的。余翠翠,扯你妈的淡,他活着的时候,他认你这个兄弟,他怎么死的你难道不知道,因为我们不和开发商合作,有人把他推进去,你觉得这事还小吗?我告诉你,调查出来,你也有过失。

老五说,嫂子啊,这事你别追究了,真是他自己跳下去的,再说了我也不知道那粪坑那么深啊,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在那附近挖了个那东西。何元里下去的时候没影子了。你别埋怨我了,其实我也不想那块地,可米镇长来了,我得给人家面子啊。再说了人家也给了咱许多钱啊!余翠翠说,你眼里只有钱,那东西能比命贵。老五说,是不如命贵,但是何元里的命不献出去了吗。我也想不明白呢?他怎么那么想不开啊,一下子跳粪坑里去了。他哪里来得这么大的脾气啊。嫂子,我还是把真心话给你,咱是普通老百姓。那地扭不过去的。

余翠翠从老五家走了出来,在路上碰见了瘸子,瘸子说何元里死的蹊跷啊,莫非这事情有出入不成。余翠翠觉得瘸子说得对,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余翠翠咽不下这口气,这个大活人说没了没了,人毕竟不是猫狗,是普通的猫狗死了,那主人还哭几天呢?何元里走了之后,余翠翠还得带着儿子,儿子已经十八了,上了高中,听说自己的爹死了之后,伤心得不停地流泪。这孩子自尊心太大,他不会告诉自己的同学说他爹掉粪坑死了的事情,这高中在县里,他这也没多少同学。所以他爹死的事情,他的同学是不知道的。余翠翠对着儿子说,你爹死得冤屈啊,咱得为你爹讨个公道。我不信你爹这么精明的人会往粪坑里跳,肯定有人害他啊!余翠翠知道,这事情肯定和米镇长有关。

何元里曾经对他讲过镇长的事情。余翠翠当时还不信呢?可后来呢?不得不信了,莫非何元里知道这事情之后,米镇长也知道了。可如果米镇长想害他,为啥找那么多在场的人啊!余翠翠告诉自己,这事不能乱想,但是心中还是矛盾着。孩子回到家里每天都不喜欢说话,何元里死了之后,这个家里的局面变得很乱。余翠翠几乎崩溃了,可这人不能死得不明不白的啊,何元里和余翠翠是初中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余翠翠喜欢何元里,因为何元里脑袋别好用,眼睛一转钱来了,村子里的人提到何元里的时候,也说何元里可不是平常人,他是呆着的时候那脑袋里的主意也多着呢?他活着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说何元里是个好人,人也孝顺,可后来呢?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情了。何元里死之后,这群亲戚都来欺负他家,他何元里活着的时候谁敢啊!园子里的菜时常被别人偷,家里的东西都被那些亲戚搬走了。何元里的三个妹妹连同他的父母似乎商量好了,这个家的东西都是何元里的,这何元里一死,老人们慌张了,赶紧找闺女们商量这事情,万一余翠翠带着儿子走了,怎么办呢?余翠翠的心高啊!现在何元里没了,她还会呆在这个家庭里吗?

余翠翠啥也不说,但是心底别提有多伤心了,家里的男人没了,这家让别人看着似乎垮了似的,她现在是寡妇了,原来她可没这么想过,可这是命啊!她有时恨何元里,但是恨不来。何元里啊,你为啥死得这么不值啊!你一个爷们这么去了,真不光彩啊!可说回来,谁能知道现在出这事情啊!余翠翠更不理解她的婆婆和公公,为啥这么不信任她。家里还有孩子啊。这个家庭难道这样没了。她不愿意看到这个现实。现在她想去找另外两个人打听这事情。她不去找米镇长,她惹不起。她想去找马小初和黄河,这两个人都是年轻人,应该好说话。她是这么想的,或许这么想别单纯,但是眼下也只好这么做了。余翠翠做的这事情,公公婆婆都觉得还不错,可他们照样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余翠翠是万分之一发生事情的一个典型的例子。余翠翠怎么舍得离开这个家呢?

这个家是她和何元里一步步打拼出来的,她是舍不得的,她舍不得这个院子,也不想背叛何元里,何元里是不在了,但是她还是这个家的主人。凭什么离开这个家啊!她懒得和公公婆婆讲道理。这道理没什么好讲的。何元里的婆婆起初还不相信她,现在婆婆似乎明白了点儿什么。无论如何,余翠翠也在这里过了十几年了,怎么会舍得离开这个家呢!但是老人的想法也挺对的。因为他们毕竟一个儿子,这个儿子死了,还指望谁啊。女儿们倒是可以依靠,但却不牢靠。余翠翠是她们的儿媳妇,这时候不相信她,还相信谁啊。余翠翠虽然是个女人,但现在也相当于是他们的闺女。再说了孙子都上高中了,她还往哪里跑。婆婆和公公说了这些事之后,这公公也脸红了。余翠翠是个清闲的人,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当过红卫兵的队长呢。那时候他的魄力是村子里有名的,可现在呢?竟然这么脆弱。

公公吸着旱烟,烟袋上的纹理细小而琐屑,看起来这烟袋是他最喜欢的东西。说起来这烟袋还是孙子给买的呢。他不喜欢抽烟卷,尤其是带把儿的烟卷,谁要是给他一根,他觉得没劲儿,有时候把过滤嘴给掐去,然后吸上几口。他每年都要在自留地上些旱烟,这些烟是他最喜欢吸的。在成片的旱烟地里。你且去看,的一片是他的。叶子大,鲜绿,劲头也大。现在自留地要被占用了,他还要选择一块新的土地来旱烟。再说余翠翠来到镇办公处,她是来找马小初的。按照她的想法来说,马小初刚刚大学毕业,可以说还是很单纯的。能有多坏呢?她想让马小初告诉她这事情的原委。那块自留地现在已经交给镇里使用了。她向门口的老头说要找马小初。那老头说,马小初啊,刚才还看见着呢?现在可能下乡了,看来你来的时间不巧啊。

余翠翠觉得这是老头胡说的,这马小初能是那么勤快的人吗?刚毕业的大学生惰性高着呢?余翠翠平时也喜欢看个报纸和杂志之类的,有时候读到好的做个笔记,或者更好的,脑袋里绝对忘不了。好象是在《读者》上说的,现在这大学生太多了,一个个出来的时候都没有什么竞争意识。到了社会上很不吃香的。要是早十年,那时候的大学生毕业是铁饭碗。可那时候大学的门槛高啊,余翠翠当时想考大学来着,可后来还是失败了,现在说她没文化也正常,可现在大学生呢?根本不值钱。这马小初一定有门子。马小初莫非是镇长的情妇。那米镇长是什么样的人呢?一定是个好色之徒。如果是这样,那米镇长真不是什么好人,人不但好色,而且也没什么素质,可这样的男人怎么能当镇长呢?米镇长不是个好人。米镇长到底是不是好人呢?余翠翠后来问我,我和余翠翠是初中同学,到了高中的时候她还追求过我,这个忙,我不想帮助。我只告诉余翠翠世界上许多事情是无法解释的。当余翠翠继续问为什么的时候,我告诉她,世界是未知的。谁也说不清楚。她觉得我是个有知识的人。所以前面的事情她都告诉我了。按理来说,我不想做什么好人。我完全可以说,这事情肯定和米镇长有关系。或者干脆说米镇长不是什么好人。我见过这个镇长,脑袋上也属于不长草的那类人,聪明绝顶可能这样。余翠翠说,我还告不告。我说,不告吧。继续过你的日子。余翠翠说,那不行,这事情没完。余翠翠还是去了,下一天她顶着太阳真的找到了马小初。据说她见到马小初的时候,马小初正兴高采烈地从办公大门里走出来了。马小初看到了黑黝黝的余翠翠,以为哪里来的非洲人。其实余翠翠原来皮肤很好,那时候我们在高中还搞过几天对象,可后来一切变化了。我当时别讨厌见到余翠翠,因为她长得太白净,全身跟雪似的。我没瞎说,但是十几年过去了。余翠翠成了黑人,仿佛这个世界上发生了许多事情似的。

何元里去世之后,我再也没去找过余翠翠,因为这事情毕竟不好,我一个自由份子不好随意打寡妇的主意。打寡妇的主意是很缺德的事情。谁都知道我是个正直的人,原来偶尔犯了一次错误,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去偷西红柿没偷着,被人撵了八里。后来我成了短跑冠军。余翠翠去找马小初,马小初当然不会说什么,马小初说,何元里真的自己跳进去的,当时米镇长还想跳下去救来着。可为什么米镇长没有下去呢?马小初没说什么,其实没有一个人喜欢跳进粪坑去救人。也许何元里跳到水里死不了。马小初这个女人看起来还是很精明的。没有把具体的事情说出来。余翠翠去找黄河,黄河应该是个很老实的人,再说记者不该撒谎的啊!谁知道黄河也这么说,说何元里自己跳下去的。余翠翠当然不相信这个事实,何元里是个聪明人,平常的时候满肚子都是墨水,跳那里去是昏了头了。余翠翠找到我,我说,那兴许是何元里有病,当时抽风了,一下子误掉下去了。你别找了,肯定是他自己跳下去的。余翠翠说我是个混蛋。我说老五怎么说?她说。老五也说他自己跳下去的。说实在的,我也知道何元里不是糊涂人,但是没办法,大家都说他自己跳下去的,我也得这么说。后来,余翠翠真的不去追究了,但是我觉得这事疑点很多,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不太清醒,很难确保别人说话的时候如何。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