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都是你的错》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29 11:34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都是你的错》

(1)

有时候我们难以追寻那别奇的感觉,向着路的远方走去,你把理解交给了这个世界,你鲸吞了这个世界里的一切,向着远方寻找的东西是最值得我们期许的。这是我最近的一个想法,觉得它没有什么可以追寻的,这是世界,是世界本身不具备的东西,向着远方寻找一粒稻谷,而这粒稻谷所拥有的意义是什么样子的呢?爬过一座高墙,然后试想着人生的各理由。有些东西是难以诠释的,你无法理解和想象,所以你告诉自己,一切不过如此,恍惚地对对待命运,去对待别人这是一自欺欺人的表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想喝一杯茶的时候,便想起一件极其别的故事。故事的名字不能泄露,只能我们自己知道罢了。走进这个世界是无须害怕的,因为我觉得人生不过是一场殊的电影或者说戏剧,你要在这其中扮演着许多角色,主角或者配角,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前些年我不断地否认自己,觉得自己幼稚,无知甚至无可奈何,这样的说法自然是委婉的,因为有时候我们自己谈论自己的时候,总会拿着一最保守的姿态去论断自己。我们时刻为自己留情,甚至袒护自己的一切。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有些事情我们是无法用逻辑来进行判断的。对了,关于我和沈雨的故事,我一直觉得谈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觉得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让我觉得,世界是别奇的,有时候我们觉得每个人都是奇迹。这是我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女生,说实在的,我起初的想法是想得到她,简单点说是欺骗女人,然后和她上床,这些想法并不算愚蠢。关于沈雨,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刚认识的时候,沈雨说她的命别硬,我说,没什么,其实一切都别简单,我不太信赖命运。所以我觉得有关于命运的说法有些可笑,这是我想说的,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自己的感觉。

当然,我和沈雨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法制课上,法制课老师给我们讲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课的时候,把电脑打开,然后把大屏幕上的东西告诉我们可以了,那一次是晚间的课,八点到十点的,我觉得没意思,像那关于人生道德的说法我看了很多,所以再听纯粹是折磨自己。我们一个宿舍的人都坐在了最后一排,不知道为什么,我坐的旁边是她,她很喜欢笑,我讲了许多有意思的故事,我对她讲,我是个诗人,结果她没理睬我,这算不得什么。她对我说,你是哪个系的?我说,反正咱们是一个系的,否则不可能一起上课。这说法别正确,那时候我们一节大约有二百多个学生,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说自己是诗人,那很不好了,因为他们一直觉得诗人肯定别风流。其实那说法完全错误。我这人对待女人是别好的,沈雨对我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或许我说自己是个诗人这做法让人难以接受。是啊,校园诗人,让人怎么想呢?想诗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不如其他类型的男人,可尽管如此,大学附近的出租房还不仍然是许多野鸳鸯的风流场所。许多人都同居了,许多女生已经成为女人了,许多男生已经成为男人了,这迫切成为男人的感觉几乎压着每个人透不过气来了。

沈雨似乎也知道这些,但是她尽力想告诉我,她是个不错的女人,只需要男人的保护,男人不应该拿女人的身体开玩笑。女人一生的幸福直接和这肉体活动有关。我知道,这想法很自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一起觉得别快乐,彼此想深入了解对方。回到宿舍,我告诉大家,我要开始约会了,那一年冬天,我记得很清楚,我们一起在校园的环行路上来回走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外套,看起来那么纯洁,我在她的后面,有想抱起她的欲望,我觉得用欲望这词语别不好,我觉得我真的喜欢她,这爱无形地出现在了我的观念里了。是啊,我爱她,这爱不是伤害,是今天晚上想和她一起走走的那感觉,我想,人这一生,似乎追求的是一感觉。两个人彼此有着浓重的亲和力,暂时没有家庭所带来的苦恼和辛酸,那是多么的快乐的事情啊!

(2)

我和沈雨的关系的发展阶段应该是在最初的半年里,那时候我有个感觉,觉得我们说法投机,有时候想法是一致的,我越来越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如果今生能和她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这可能是我自身的想法,多少有些自以为是。因为后来的事情并非和我想象的一样,可能我们只是认识算了,关于结婚的事情离我们太远了。那个冬天下着大雪,我在学院外等着她,其实我这人不喜欢上自习,老上网吧,已经习惯了,但是沈雨还是让我和她一起去上自习,说实话,她确实很漂亮,尤其她的嘴唇别性感。身材也别好,穿上那件白色的外套,简直和韩国人似的,当然我觉得韩国的女人很美,这点我有点媚外。我跟在她的后面,猛然跑上去说,沈雨,你的身材真好。她说,是吗?你给我背诵几首诗歌吧。我说,算了吧,其实我写东西还不错,现场发挥没有那么自信了。我还是说了几句,不过那些诗歌相当没水平,现在的诗歌标准降低了,连个傻子都会写诗歌,我的意思是说,能讲汉语的都能写诗歌了,是把生活随便复述一遍,于是我觉得这年代,无论你写多少诗歌,最后都有一个结果,那是判断好诗歌的标准没了。人们在这个文化圈里把诗歌毁灭了。许多诗人根本没那浪漫的劲。我觉得也是,除了胡说八道,我觉得没什么优点了。不过,我真想把她约出去,去做那事情。这似乎有些不正常。当时我没多少钱,但是还是买东西给她。按照我妈的观点来说,搞对象不该这样。因为我这么做,很可能是败家子儿。

当我想耍流氓的时候,沈雨拒绝了我,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在这个阶段里,我是最不正常的,我直接用下半身来衔接爱情,这是很扯淡的事情,在这里我要提到我们都做了什么,也许你们觉得我做了很多,根本不是那个样子,我这人有个优点,是对女人别好,脾气也没那么糟糕,有时候能把女人惯的没有个样子,所以等她有错误的时候,我永远是错的。我没有对的时候,后来我想,如果以后真的和女人在一起,我可能是个奴隶。洗衣服,做饭,喂奶之类的事情都得我做。假如我长一对大奶子,还得要做变形手术,这些事情想多了,我会害怕。沈雨说我这人不错,不仅是说我是个优秀的诗人,还因为我写了许多小说,大家都知道我的小说简直胡说八道,有时候扯得很远,我写的一部小说还给她看过,结果整个女生宿舍的人说我是流氓作家,甚至说我应该检讨自己。好了,我的手稿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辅导员那里去了,我还没有提到我们的辅导员,那是一个胖子,经常让我们写检查。当然写检查实在太简单了,李辅导员后来还抓住过我们集体看黄片的事情。后来没收了宿舍唯一的硬盘,说实在的那张硬盘里都是那些东西,但是文件夹都写得非常体面。如果你不仔细打开,你觉得不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东西。大学数学是日本黄片,大学英语是欧美的,还有其他的,我说着都觉得惭愧。我在血乳时代里曾经说过,我们买任何公共设施都是集体凑钱买的。

(3)

沈雨认为我是个天才作家,可能我觉得没有那么夸张,因为我看过她在我的手稿上还写了一些东西,大概是说我的潜力还是很大的。这期间我们谈了许多东西,大概到了第二年,我们上课的时候,再见到沈雨,沈雨依然和我关系不错。说实话,本来我觉得我和沈雨只能成为朋友,许多时候我知道,大学期间很少能把这事情搞成的,这是我的推断,可能基本是那么一回事情,肉体的满足太低级了。那是一个春天的晚上,大概是晚上八点,沈雨给我打个电话,让我在花园等着她。我说,可以,见了面的时候,我发现沈雨还是那么漂亮,她这人很美丽,我说了,跟韩国人有些像。她说,你爱我吗?我说,爱。当然爱,这不是一件极其难以说出口的事情,爱是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好了,她继续说,你准备和我在一起吗?我肯定想说,废话,我当然想和你在一起。她说,对了,我说过了,我这人的命运不是很好,你真的和我在一起?我说,我原来说过来,我这人不喜欢谈什么命运,那些都是欺骗人的,你知道,我这人是无神论主义者,希望你能够理解。我说过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不要太计较太多。因为生命是残酷的,你知道吗?我不信任命运,但是信任自己到底如何去活着的意念,所以你和我谈爱情,我必须认真地去对待,否则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讲什么借口之类的语言。你说是吗?沈雨。可能是吧,但是我觉得我们分手,对了,我给你一个嘴巴如何?我说,这么残酷的结束手段太奇了,说实在的,我知道她是看韩国片子看得太多了。

(4)

分手得接受一个嘴巴子,这样的手段我是难以接受的。我说,沈雨,你觉得爱情是什么,我们接触了半年,天天都是为了这几个破字,我觉得也没什么意思,主要你太不信了,知道吗?你可能不知道我到底想说什么?哪怕我们是朋友,那么也没什么的。好吧,分分吧,这也是一艺术,恋爱吗?有时是幼稚的事情!沈雨消失在我的视线里,那以后我们再也没说话,不过,我觉得,我们都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我们有时候只是随口说下,真没意思。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