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泡女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8-29 17:15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泡女

1

狗吃了月亮天才这么黑,我开始向我家的门口走去。刚走到门前,才觉得屋里传来了怪声音。再仔细听,分明是一个女人在呻吟的声音。狗日的,谁在玩我老婆,活腻了吧。我进屋一看,才发现我老婆一个人。

她猛地看见我,以为我是夜闯民房的流氓,她手里攥着卫生纸,我一把夺过来,一看才看清楚,她是在自慰呢。我的天,我说,啊兰,你干什么呢!难道你觉得我那东西窝囊。你个臭娘儿们,够淫荡的。要不是我觉得累了,我她她一个耳刮子。她说,你来啊,你是个大老爷们,你来,我害怕你啊!我不爱搭理她。可我越来越生气,我上去撕扯她的乳罩,猛烈地揉搓着,你个娘儿们,太放肆了,随后我进入了她的身体里了。她不说话了,可我还努力地享受着。

我们一宿没有说话。我知道这个娘儿们和村长有染,我这绿帽子戴定了。我哪能睡得着觉呢。折腾了大半个夜,下一天早晨我还得去商店货。我不知道自己竟然被自己妻子出了。妈的,她外面有,我外面也找一个。谁没有这个本领。我让你偷汉子去。可我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啊!老婆让人玩了,说明自己的本领不行,人家背后怎么议论我啊!村长王铁这个小子,我日你祖宗。你怎么不多给我几亩地啊,你攥着我媳妇想上上,他缺德。没办法,我和村里的小芳好上了。我今年也三十出头,小芳二十八,她不比我老婆差。我在镇里货,晚上不回家的时候居多,我和小芳在镇子里有另外的房子。可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她为啥那么放荡啊。我为啥顶着绿帽子。

我和小芳作爱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我无非是在折腾啊,那个疯狂的女人,我绝对不会放过她。可惜我和那个贱人还没有办离婚手续。但是离婚她不会不同意吧!她要是不离婚,我曾经说过我一把火烧了房子,大家谁都成了穷光蛋,住着我的窝,给别人下蛋。啊兰这个女人真他妈的出洋相,其实她妈也给他爸戴过绿帽子,我岳父原来喝醉酒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讲述他的心酸史。现在她女儿发挥传统跟了我,我成了老丈人的二代了。

谁都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偏偏啊兰不知道,我必须瞧瞧这个娘儿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天黑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主意。我溜进自己的家门,那晚上村长没有来,我冒充村长。看她如何的骚。刚到门口我进去了,她还没有睡?哪个死鬼?我说,我,村长。她说,是你啊,我拉灯。不用了,今天咱们来个刺激的游戏。她说,你啥时候成这样的人了。那好,你可要温柔些。狗日的,这个女人还真骚。我进去的时候,我掀开被子把她搂住了,和原来一个样子,可是觉得下边变了样,好像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我开始觉得她变了,彻底地变了,成为了另外的女人,至少我现在和她睡觉,觉得舒服。她说,村长,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我没有应声,继续做那些强烈的动作,我简直爽得够戗。

后来我穿起裤子走了,后来才发现没有穿内裤。他妈的。

2

啊兰起床后纳闷那内裤怎么和李五的内裤一样呢。村长难道和李五的脾气一样。啊兰倒是不知道这一宿和我折腾了。白天村长找她的时候,她还说,你昨天晚上可够猛的。差点把我整晕。村长傻了眼了,哪的事情啊,昨天晚上我在县城啊。啊兰怀疑我了。也没有说什么。等我明摆着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她还给我脸色看呢!

我说,啊兰,你怎么了。她说,你昨天回来着吗?我说,没有啊。她的脸色一点也不好看,像猴子的屁股一样红。她也有害羞的时候。我偷着笑。你个娘儿们,也有今天。我琢磨着她怀疑自己被非法强奸了。

我要是说自己和她睡的,她会说什么,怎么也是我老婆啊!她不会告发我啊!可她质问我,说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我说,有怎么了,你在家还不是偷汉子。怎么昨天被外人偷了。她说,你,你说话和放屁一样。我说,你不放屁一屋子臭味。顺手将一个棍子扔到了我的头上。我还没来得及闪,在脑子上留了个三角口子。我说,你个女人,你混吧,看你将来怎么样。我拍着屁股走了。

我照样有女人陪,还是新面孔啊。可我还是觉得这日子闹心。一个家这么散了,我成了游击队员。我和谁睡觉都是那点事情。其实男女关系再简单不过了啊!不是女人把大腿劈开,然后男人把那东西钻进去吗。可人不是畜生啊,总得过日子啊!

我的内心里仿佛有条金灿灿的火舌在缠绕着。我和小芳一起居住的地方还算合适,可我老看见小芳他爹,她爹喜欢赌钱,败家子一个。不停地到我这里来要钱。有时哪只有三五百啊,我在镇里的商店还算可以,每天营业额不错。小芳倒是个好姑娘。她希望我早和她结婚。我说别着急,你等等吧,一切不都是形式吗!你和我在一起难道现在有什么不满足的吗?她说,哪里啊。我怕你和她复婚。你开玩笑呢,我是为了你,才不回家啊!我回家的时候左邻右舍的都说我的不是。可她们是不知道我心里的苦楚。谁的媳妇那样谁知道。

3

村长那个老王八蛋,还他妈的奉劝别人好好过日子。可我不在憎恨他了,我已经喜欢上小芳了,以后啊兰,我碰都不碰,她简直是个妓女。可我和她至少也过了四年啊,现在才知道她是个风流女子。我现在必须决定和她离婚。可我先提出来,我必须分自己的财产啊。我不能把钱给她啊!我想好了,去抓奸。这样我一分钱也不给她,还能得到些左邻右舍的同情。

我和小芳每隔三天做一次男女活动,她喜欢一丝不挂的呆在你的面前。我喜欢这样的女人。我喜欢看她穿紧身衣服的样子,然后我可以觉得我那地方热乎乎的。我觉得我自己是个色棍。小芳说,你是不错的男人,因为我和她干那件事情,我可以坚持五十分钟,绝对的世界一流。可我和啊兰的时候,几分钟不行了。不说这个了,我必须和啊兰先离婚。

七月到了,阳光火辣辣地照着我的额头,可晚上还算可以。我是那个晚上回家捉奸的。没有任何人,我把我二叔带上了,有个长辈算有权威人作证了。我二叔走起路来声音太大,我告诉他,进了院子里别穿鞋。他也答应了。我们进了窗户外听着,看见里面很静。没有旁人。我小声和我二叔说,咱们再等等。我二叔不耐烦了,我告诉他,我给你开工资还不成吗?我二叔财迷心窍,也又答应了。

晚上十点,我听见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告诉我二叔。二叔,咱们到猪圈里藏藏。我家现在没有猪了,可圈里还是不干净。我告诉我二叔,给你加钱。他先进去了,我们藏在了里面。脚步临近的时候,我发现果然是他们回来了。其中一个还叼着烟,是只有啊兰说话。我没有抬头,他们进屋了,还是没有什么声音,再说猪圈离屋里有二十米,听见的可能极小。

等到过二十分钟的时候,我们才进去,我和我二叔一起闯了进去,我说,你们这对狗男女,看我如何抓你们。我打开灯,那时啊兰把脑袋伸出被子。她说,你说什么,别在这里胡说。我说,眼前明摆着呢吧。谁知道从她的被窝里钻出的是我小姨子啊云。我一下子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村长不在呢?我还纳闷呢?啊兰说,好,你还带着个人。这日子没办法过了。我也是没办法,赶紧说,不是啊,这是误会。她说,什么误会。我看你这是存心整我来了。一天天不回家,回家捉奸,有你的啊。我二叔叹气走了。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狗日的,今天怎么这样啊!我二叔在大门外等我,我顺墙翻了。

4

后来我回家的机会更少了。主要考虑两点,第一我怕啊兰闹;第二我怕我二叔给我要钱。其实我不喜欢回家那是真的。可我二叔去我那里要了,我也没办法。给了他一些。他说,那天你没有回去。我说,哪里啊,我在家住的。我怕他说我熊。

我二叔走了,可离婚手续得办啊!小芳说,你不能再耽搁了。我说,你懂个屁。我也不想骂她。大概是从来没有骂过她,她居然哭了。我走过去,摸摸她的头发。我说,好了,都是我的错,哭个啥啊!她捶了我后背几下,不说话了。我也没有说什么。晚上,我说,小芳,我们那个吧。她说,不行,我来月经了。我只能一个人躺着。我不知道女人会有这么多的烦心事。

我二叔又来了,说我家的东西都往村长家搬呢?我说,二叔,慢慢说。别着急啊!我二叔说,这个事情还是你拿主意,我说好,这几天我们再去抓一次。我二叔和我站在同一个战线上了。

可我和我二叔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捉奸不容易,那个女人晚上去村长家里了。听说昨天村长和自己的媳妇离了。我才醒悟过来。她和他住去了。我二叔说,这事情难办啊!上人家院里捉奸,自己一不小心是贼了。你个小兔崽子自己拿大主意吧。不过都给我点好处。这年头自己的亲二叔都不放过自己。

5

我等着啊兰能够上我这里来说明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得了。我会上去给自己一个嘴巴,然后说谢谢。可那个女人不来。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的办法还停留在捉奸上。到了九月,天气凉了下来,也许是时候了,因为我已经很多天不回家了。

我去找我二叔。他当着我二婶的面说捉奸的事情。我简直不知道给如何和我二婶说话。是的,我二婶安慰我说,这事情,好办。好办什么啊。我一下子坐在她家的沙发上。他们都知道我和小芳已经同居了。我问我二婶怎么办。我二婶说,你怎么这么傻啊!啊兰不是永远不回家,只要回家,我们有办法对付,可以找个人去和她同居啊!我说,那我不乐意。我可不干那件事情。我必须干省心的。我二婶说,那你自己解决吧!我问我二叔,二叔,你肯帮我吗?我二叔说,愿意。我们出去了。

我对我二叔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是喜欢钱。可这年头,谁不喜欢钱。钱是爷,比父母还高一辈。可至少我二叔有权威啊!我们还是守在自己家的门口。说是门口,其实谁也不知道,我们藏了起来。啊兰每天都越来越风骚了,穿得也越来越火辣。我觉得她的内裤都不曾穿。我真不知道是不是她没有月经了,还是做了子宫切除手术。我二叔都开始说了,这个老娘儿们,不是什么好女人,返回一百年是个婊子。我说,二叔,你这是怎么说的,怎么也是我的老婆啊!

我二叔说,瞧你个德行。我怎么了。你什么啊,你,你简直又被她迷惑了。我觉得人的思想变得快,什么人性啊,都是狗屁。活着有个乐趣才算舒服。我仿佛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我二叔开始提醒我了,你小子来是干什么的啊!我说不是想和她闹离婚吗?那你现在怎么有这想法。这想法怎么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该怎么做了。我还不如像块粘糕贴住她。让她没有机会和村长见面和偷情,然后她急了,也离婚了。可这办法是否有用,我也确定不下来。这办法都尝试啊!

当我突然出现在啊兰面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眼前的我充满了恐惧。我没有办法只能和她一起睡觉,她觉得我们干事的事情太不自然。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她开始喜欢穿紧身的衣服。两个奶子突起得让我陶醉。我揉搓的时候,非常的用力。大概有两个星期。我连家门都没有出。至于镇里的商店,我早已经叫小芳照顾了。啊兰说我做爱的时候像个变态的人。我说,哪里比得上你啊!你个浪货。我觉得说出来舒服。可有一天我趁她上厕所拉屎的时候,在她的衣服厨子里看见了一些信,是村长写的。里面的用语不但恶心,而且让我觉得村长是个老流氓。里面具体的内容真切地说明了他们通奸。我终于有罪证了,这次连二叔也没有用,轻而易举地达到了我的目的。等她回来时,我把信放在她的眼前。她愣了,差点坐在床上。这个女人还想让我赔她钱,折回门都没有了。我和小芳后来结婚了,可村长后来又和别人有一腿了,听那边的邻居告诉我,啊兰现在几乎疯掉了,有时自己也偷汉子,也许那是她的专利。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