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远观2013年5月诗选(11首)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05 07:05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朋友的婚礼

上午,跟哥们大步流星走进朋友婚姻

之殿堂,踏实而坐,四面八方,,

跟熟悉的各位朋友打个招呼,,

然后坐下后猛侃文化。些许的

聊天,大多数人一年不见。

于本地,我开始变得安静。

得郭老一句话,踏实做事,,

有多大力量用多大力量。

眼光向外看,一切都是超远。

故而安静自然,安静写作,,

私下交谈而已。向外走,多出作品

才是实料。如此安静的惬意,,

也算是一自我的拯救与超脱。

婚宴完毕,三八两下子吃饭,,

啤酒一瓶,可乐半杯。

朋友之婚姻,朋友之喜悦。

早已高兴不已。一句话踏实做事,,

淡看江湖路。

家 园

我的曾祖父早逝,之后

留下曾祖母。曾祖母先后得

一长女,一长子,长女长子

都是曾祖父的血脉。

之后曾祖父去世。曾祖母招了一个后

曾祖父,后遇一子姓魏。

我称之为祖叔父。

我的祖父生于三子四女。

父亲结婚时,兄弟三人,,

曾叔父到老未婚,我父亲

过继给他养老送终,,

过继之时父亲已经与我母亲结婚。

我家住在曾叔父家,直到

曾叔父去世,父母得了叔父的家园。

想来我父亲是过继养他姓之人。

我父亲虽然姓袁却得的是魏姓的

房产。

这好比我父亲与我家之人没得到

祖父的寸毫田产。

文学为什么越来越边缘

首先第一点是,社会价值倾向于经济了,,

本来社会青年人应该作为文化的主流,,

但现在被经济压迫得成为房奴,女性的价值观

也是经济化,这个时候的年轻人都是追求物质。

第二点是现在的文化不是为仕途服务

的,古代以文得仕途,现在靠这个很少。

第三点是文化没有为制度服务,为啥呢,,

你看用得起文化的时候,都是为制度服务,,

起宣传作用的,但是现在和平时代,,

那么文化可以擂鼓助威的力量没有了。

第四点是现在是多媒体的时代,以前

没有那么多杂志,媒体也很少,现在微信,,

微博,博客,网络媒体,很多都能在网上阅读。

甚至大家读的东西越来越少。越来越简短。

微博时代啥意思,140字以内。谁放着简捷方式不用,,

还用那本几百页的厚书去看。

第五点是人们对读书的习惯越来越少,,

事实上据调查,进入社会之后,,

人均读书时间每天能有15分钟的人都不多。

上述五点,你让文学为何不萧条。

时 光

十年之前,遇到一群孩子,那群孩子

会叫我哥哥。十年之后另一群孩子

开始叫我叔叔。时光增长之时。

突然感觉自己的确大了。

十年之前的孩子都出挑成

俊男靓女了。甚至生儿育女,比

我还早些。时光遗失了很多记忆,,

铺垫的故事很多,但是剩下的

记忆不多。苍白的青春,大多

是浪荡而过来的,现在到了壮年,,

依稀记得长大了,长大了。

时光荏苒,记忆在心头。

你别说八零后,现在九零后都

开始结婚了,都个个俊男靓女。

哪有不老的。

对于我而言

对于我而言,写作现在是我的副业。

好比闲暇的时候写写。

疯狂时代早已经过去了,二十多

岁时的那股热情懈怠了。这个时候,写长篇

绝对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写散文写得再好,,

也是浪费时间。唯独写诗,,

能用有限的时间。

确实大多的时间都为了生活日子。

不是说写作不好,而是这些东西不能

当饭吃。不是这些不好,,

是我需要在有效的时间琢磨生活。

但是又不能罢黜。

想来20多岁的时候正是奢侈的时候。

再说文学和之前相比,越加松弛了。

玩文学也许更有意义。

但是绝对是奢侈的事情。

30多岁的我,明白了很多。

我用百分之十的时间去玩文学足以。

照样玩得雄起。

我不敢再爱了

我总是告诉自己,我不敢再爱了。

第一个是我爱不起,第二个不值得我

爱的太多。所以你看我现在,大多是

麻木的爱。遇见很多女人,但是我都觉得

没什么。再性感再可爱,在我看来,也是

那么一回事,一窝八口的厌倦。不要叫我,,

我很厌倦,不要叫我,我早已厌倦。不要

叫我,我已经疲倦。什么这个场那个场,,

高贵得少,俗气的多,不像女人,倒像姑奶奶。

我可以娶一个少奶奶,但是绝对不娶

姑奶奶。姑奶奶跟我不配。我可以爱上一只小狗,,

一只小猫,但是我对女人的感情真得很少。

不是我虚情假意,是不值得我付出感情。

这么说有些不负责任,但是事实如此。

以至于我觉得我的心死了,我的人机械了。

我的浪漫,我的狂野都致青春去了。我可以爱

上一片云,一棵树,至少她们在那里,我明白

她们,她们也明白我。不是我风骚,是我太安静。

令人发指的艺术

墙上的草昨日枯黄,今日却已经生长。

贪吃的精灵盯着它。

忽左忽右的思想在墙缝里闪烁。

透过无知的光芒,一群人在颤抖。

虚伪的麻木的眼神里,散发着

搞怪的气息。

食神在中指的左右徘徊,时间和地理

恋爱。一些令人发指的行为出现了,,

被视为高大的荒谬。扯淡的逻辑从幼稚

开始,在时代的空间里叫嚣。

全是大师,全是著名的时代,任何

人都一文不值。搞怪还不如另辟蹊径。

艺术的歇斯底里暗指凶恶的鼻梁。

一杯白酒不如一杯啤酒更精彩。短暂的永恒无法

超脱时代的怀抱。教授们淫荡地强暴着研究生,,

带来的快感生育处博士硕士。

小学的校长开始对儿童下手。

道貌盎然的伪君子到处都是。

虚伪的面孔下藏着阴险与歹毒。

高大的树木下隐藏的邪恶之人没有清纯的思想。

老虎吃了山羊,山羊包围了狐狸。

爱情在金钱的泛滥之中贬值,信仰缺失,,

让人语无伦次。真东西不是真的,假东西肆意横行。

媒体被恶人保养。小姐被民工保养。

知识的系统接近瘫痪。文明是个虚伪的词汇。

啰嗦的逻辑

习惯了脱裤子放屁的做法,呆着疲倦的

官腔。明明可以一下子买火车票,,

搞出个傻冒的实名制。

脱裤子放屁的程序耽误着时间。

坐享其成的懒惰让有关人员汗颜。

秦朝的赵高生了无数个孙子来到这个世纪。

秦二世的庸俗也被无数个人模仿,,

傻子一样的处理方式显示了智商之低。

文明的进度推广得很慢,狼来了的孩子

遍地都是,少儿还能说些真话,越是

成年越是养成了胡说八道的习惯。

聪明人听着傻子的讲话,掌声之间

是世俗是悲哀。坐台的小姐哭泣之中,,

说自己家庭的苦难,掩盖不住其好吃懒做

的错误人生观。施舍报销了贪欲,,

到处都充满了阴霾。城市的环境很恶劣。

思想的镜头到处是脑残的影子。

偶有的文人靠拉帮结派吃饭。

少数的人的清高虽然高贵,但是被时代

掩埋。精神正常的人说句实话被当成

精神病,不知道谁是精神病。

一切如梦幻泡影

我的家乡不是香格里拉。

但乡村的景色用卡片机拍摄的时候,,

却如此迷人。

镜头之前的景色,被斜射的阳光撒入。

河套的背影被沉寂的年轮沾染。

河水流着,十年前的我目前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次

站立在河边,儿时的伙伴养育着下一代。

新的"我们"再次被树立起来,也许是

一座新的记忆的丰碑,但是曾经童年的我们,,

成为了叔叔,孩子他爹,孩子他娘,到处

都是。人这一辈子如此循环,生生不息。

如梦幻泡影,但都要活出个自己。

老太太的乳房干瘪地在夕阳下耷拉着,,

童年的时候还留着三口井,,

那时候自然而和谐。现在没有了这些井,,

吃水已经自行解决。荒诞的人生之中,,

任何人的出现都不再荒诞。扯淡的记忆

在儿时搁浅。朋友们相互不联系。

亲人之间也很冷漠,一个钱字逼迫着大家

世俗。只听到过年时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但是却不如从前快乐。

为了一顿饺子发愁的日子没了,现在

天天大米白面,挑食的孩子现在不再挑食,,

我个人觉得苦点好。我不喜欢奢侈,,

喜欢安静自然,喜欢自我的生活。

这些自私的观念从来有。欢快的乡村之间,,

看到的是人们的复杂。只有相互看到的时候,,

说几句话,其实这样的基调甚至是悲哀的。

也许乡村的美丽依然存在,只是我缺少发现。

时间里的爱是痛的

遮蔽的灵魂,选择了错爱,爱的味道,,

新鲜而充满快感,但却止不住时间的力度。

当考验来临的时候,一切皆不复存在。

解释的谎言在无限制的编织,只有在不爱的时候

才会有无数的借口。这也许是随遇而安。

陶醉的怨言无法解释人内心的冲动。

掩饰的内心再次冲动膨胀。纠结的马车是小时候

的样子,初恋的情人早已经迷失在十字路口。

崩溃的女人擦着眼泪,说了一句谁是我的最爱。

不相信爱的男人有,不相信爱的女人也比比皆是。

时间撑开了无情的隧道。万物成了哑巴。

安静的时候还在思考,时间是爱的毒药。

残忍地发毒誓的时候,晴天霹雳照着的是你自己。

诺言不过是白痴的借口,冷血才是人类最高尚的灵魂。

艰苦之中塑造的情感难以在享乐之间得到延续。

清纯的人变成了复杂的人,白痴成为精英,,

精英也在爱情上成为了白痴。割裂开的感情,,

无耻地回眸一笑,都出都是野兽,爱情的崩溃,,

好比伤口之处撒盐。苦瓜脸是人的长相,,

平衡的众生态些许地恶心着爱情。离着站口不远,,

又一对情侣分道扬镳,他们根本不懂得爱,也

不配知道爱。

城市的A节奏

城市的节奏在污浊之中。人们的心中开始充斥着各

欲望。人们习惯了苍白的生活。舞女不是舞女,,

成为了公主,穿着暴露的妇女在屋子里。没有

赤身着裸体,穿着包臀装。夜里的性感

充满了腋臭的味道。时尚在艰难的人生之中尚且

肤浅。短暂的思考之中,唯独夜市是最热闹的。

三五成群的摆摊者,着叫着,东西不贵。

十元三十元,五十元左右。夜市的超脱在于自由。

小市民的思想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年轻人

可以摆放在这里。节奏是狭窄的,缓慢的,热气腾腾的。

长发的美女到处游逛,但是不正常的女人也有。

人们习惯了不正常。城市的A节奏喧哗而自由。

透光的白墙反射着强光。黑丝映射着懒汉与流氓。

懒汉在街市上游荡。流氓还留着长发。

捡破烂的老者几个月捡的破烂堆满新楼的墙角,,

发出恶臭,城管来了,和谐了这些垃圾。

老太太不够聪明,捡了的该去掉。她把楼脚搞成

了山。这样的山不是风景,是垃圾成堆,最终

与城市的主旋律不和谐。这些东西最容易

看见。穿透城市的街坊,任何人都在扬言时尚。

十年之后,看着稀奇的人们开始塑造着自己的精神。

啤酒,白酒,茅台,五粮液,酒醉的秧歌,人们

疯狂地歇斯底里,不管身外之事。看着是在生活,,

实际在疲惫地活着。人们鸟枪换炮,开上了小车,,

但是车多的街道却越走越慢。有车不是富裕的象征,,

有时候可能是装腔作势人的摆谱。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