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唐棣:远观的小说《拿语言做菜》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18 11:14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唐棣:远观的小说《拿语言做菜》

1

既然是写小说的。我想别的没什么用。既然看了短篇的,那只写关于短篇小说的,以前有人说过短的不好写,我偏不信。现在,生生写废了十几万字以后,却信了。并且,固执到从开篇起首信起。我承认我是一个苛刻、矫情的人儿。写小说的远观应该知道。

正如,迷恋着矫情、苛刻这样的词儿一样,我迷恋开篇的句式,平仄平仄的对叠起来是一气质。可能说得深了。给远观看了两篇小说,胡说八道有点乱点鸳鸯的意思。他不是鸳鸯,我也没那个本领点,所以,意思也还是意思,他也应该是同意的。

《乌鸦乱叫〉的开篇写:"王七山在大道上乱骂李文的信息传得别得快,李文当面骂了王七山是色鬼。这王七山不干了。王七山在村子里算不得好人。"人物、人物的性格,地点、大概的故事全出来了,由不是"好人"说起。于是,大家随着文字看到了色的东西。这是远观的手段,这和远观的态度不是很一样:他的独立。我很不小心地看到了"讨厌的大众"。刺激点,找的中规中矩。男男女女。看到完了是爬上爬下的人生。还有节奏开始乱了,应了题目"乱叫",几个王七山出来的太横空。

《其实你是英雄》是一个逼问式的,这小说我也过,不成功,分析自己的原因可能是态度不对。凡事都要讲个态度。你的故事是私人的,逼问的对象却是众人。四两拨前斤的都是大侠。小说一度成为好奇者的读物是很多年前了。我也是其中之一。比如买家的小说、蔡骏的小说的是这点。他们现在的存在,我问过自己:也是他们提供的东西的神秘性。性,我觉得不是。我看了一句话:"你真的不想活了,这次爆炸太残酷了,你的两个卵子全部殉职,你的那个东西勉强还在,但是那有什么用呢?"由头在性,凉了一半。你你你问得我脸直红,看意思还挺残酷的,也收住了,怕"你"过得很不舒服。我爱分析人,远观在这里也许是失误的用到了"故事的内质"词了,我个人觉得藏着掖着的效果是好的,女人不是不可以写,写脱了的意思小于写半裸。再有,"你"的故事要是美些,有没有好转呢?

可以商量到,读者舒服,作者很容易舒服。我自己也写我知道。读者,或者说此时此刻的我,远观很看重的一个人的不舒服是否要照顾下?远观是个懂事的人,他有我们心领神会的办法的。

短的小说不能硬给说长了,要欲说还休。还有是第二人称的运用,小说成功的不多。记忆中也那么几篇,好比说,钟晶晶的《你的左手》,好像还有也不得了。这篇看得出作者的努力。

看过一个王小波的读者调查,觉得很好玩。搁这里说说算没话找话。女性比例很少。远观的影子是他的。王写性很绕,很逻辑,很严实。这点远观投奔而去。看得出来,它能做到。

2

小说写的是语言。写小说是拿语言做菜。我觉得看的小说语言累赘得太多,一赘多出些油腻,让我这号读者不敢再食。远观的语言我觉得不应该是复制的,当然这两篇东西看得出来他自己的东西,故事利落,像食客,来去匆匆。让这盘菜色匀净、寡淡是我这个人的爱好。看远观的小说寡淡要往很深里找。我可以找到我们共同的一片土,一片田野等等。

要说,远观的小说语言我觉的是刺激的。刺激在小说里是好事,死亡,情色,我不觉得刺激。"刺激又另一面的东西,你没看见,他却看见了,他指给你看:瞧——那是鬼!她长得好像你小时候呀!"这是马奎斯在一篇文里写到的刺激。我们都可以看看,我开始很理解,最近又不理解了。

3

小说的腔调有时候是重要的,好比方言,一张嘴知道你是哪里的人。远观的小说也是如此,《乌鸦乱叫》里又是女人,又是春梦的,读着读着把自己给读色了。色是件有意思的事,很多人在写,很多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写,有的写的"干净诗意"(李银河这么说过王小波的性描写),有的写的不干净不诗意……方言的好坏,在湖北的远观应该比我这个在唐山待惯了人清楚。

近来专翻书,看到刘庆邦"放人"的说法,体会了好几天,然也。张大春的《小说稗史》里有一章也讲到离心力的问题。我觉得,这两篇而言,远观小说的离心力小。向心力大到把很多外物都卷了进来。多了杂了,腻了烦了,我说了大家不一定明白了。事是这样的,让故事单一下来

之后还有个"度"的问题,度是温度,角度,完成度……我觉得说起了好复杂,我自己好晕乎。

远观,本名袁东峰,1981年12月出生,河北承德市宽城人,满族。中国80后主要代表作家之一。被称为80后最有才气的作家。曾任《热河》杂志编辑室主任。《我们》执行主编。且已经在《青年作家》、《文学界》、《诗歌月刊》、《诗选刊》、《红豆》等百家官刊和民刊文学期刊发表各作品达百万字,有"中国媒体少帅"之称,同样是中国十大80后作家之一。被安徽出版集团、台湾时报等评价为中国八十后十大代表作家。中国作家网、80后之窗、搜狐网、80后之窗网、腾讯网、河北日报、成都晚报、文汇报等数百家新闻有报道。并作为中国80后十大励志作家登选美国《侨报》。作为80后小说家,远观短篇小说《奶奶的脾气》、《重逢后的日子》入选"新时代青年文学教科书"《旗.80实力作家奋斗卷》(安徽出版集团),获得新小说上的重大突破。散文《再见芦苇》、《寻找一个固定的树木》、《曹丕称帝,舍我其谁》等入选《冲刺诺贝尔.80后实力散文作品》(吉林出版公司)(2012年再版印刷),更是显示了远观散文的文学功底。并获得《诗歌月刊》、《第三条道路》等五刊物评选的第三条道路双年诗歌奖和第三条道路八年诗歌奖。

唐棣,本名唐子成。祖籍河北唐山,青年作家、导演,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曾在《青年文学》、《诗刊》、《文学界》、《长城》、《芳草》、《南方文学》等刊发表诗歌、小说若干。美国《今天》杂志推荐的最年轻的作者之一。作品曾被《诗选刊》、《诗歌月刊》《格言》等刊转载,入选多年选。执导电影《湖畔公路》入围国内外多个艺术节以及影展。文字作品散见于《花城》、《大家》、《诗刊》、《江南》、《芳草》等文学期刊。电影短片集"故乡三部曲"(即《湖畔公路》、《变调》、《抵达》)荣获多奖项。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