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远观短篇小说《有一天,偷错隔墙花我累了》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5 13:20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0、我的自白

如果有一天,我累了,我或许谁也不告诉谁,我隐藏起来了,那时候我什么也不扯,一心为那些狗屁说声再见,但是起码现在还在中途,这一年我开始写新的长篇,在这个他妈的社会上,我真的要是累了,我可能一句话也不会说,真的,一句话也不说,你是否知道我的意思呢,没有人能够理解,可能真的没人理解,整个人走在路上,我右手掐着烟卷,看着满路上的人,农民,知识分子,假冒知识分子,还有小姐,露着屁股,乱七八糟成队的酒吧或者KTV的小姐们,他妈的不知道怎么,但是我现在想提下,我无聊的小说里几乎崩溃的写作方法根本不喜欢别人喜欢不喜欢,你要是喜欢我的作品,哪怕一个人,我认为都是笨蛋读者,因为我是一个笨蛋,而喜欢笨蛋的人尤其的让我不解。

这是我个人的感觉。无数次在唱歌回来之后,我那孤独感几乎让我的双腿无法粘连在床上,这是多么愚蠢的说法,亲爱的笨蛋们,我是指我自己。天亮了,又一天,我开始搞我的栏目,我不想说些什么,我知道今年虚岁我已经三十一岁了,半辈子的人,其实感觉一切都是最郁闷的事情,什么东西和我有缘分呢?不知道,在那一刻,亲爱的笨蛋们,我的故事开始了。我,男,未婚,来自于农村,梦想在城市里开始找着自己的节奏。

1、回身看看,逃离诱惑

突然我的脾气爆发,我忍不住骂人,我的脾气一般,但是不错太坏吧,但我讨厌装逼和世俗,但是没办法社会的世俗摆在那,那些所谓的公务员也他妈的走进歌厅和小姐一起磨蹭着做点事情。我拿起一本杂志,多少年之前,我喜欢看时尚杂志,那时候在一个公司上班,到了最后,我摔门走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也没拿,然后直到现在依然得瑟,我看我这辈子是得瑟。老许跟我打电话,没搭理。

我记得他的通讯QQ上写着,生命不息,得瑟不止,是这么一回事情吧。再也不是跑步掉裤衩子的时代了,这个时代是裤衩子越紧越好,越紧越不容易掉下来,所以很多女人现在穿所谓的丁字裤,实在刺激我们的性欲。没办法,这个社会的俗气总是让我们兴奋。那一天我在大自然喝茶,然后碰到一个姐们,估计是小姐,那裤子穿的,不对,我记错了,没穿裤子,他们习惯了不穿裤子,对于这些,我从花边杂志上,那些小姐连内裤都不会穿。真是这样吗?我的想法得到了很多大爷大妈的质疑。对不起,质疑没用。现在老年人的目光肯定也不见得如何好。我曾被老大妈在火车站欺骗了三十三次,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些人六十多岁,干的不是人世,所以现在很多人说八零的怎么怎么的,我气不打一出来,我们都是在老的社会环境下带大的。这样的场景我想在这里举个例子。

二零零五年,我在石家庄火车站,一个老太太在路边上晃悠,当然那实在是个莫名奇怪的大忽悠,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欺骗到一个宾馆里,想非礼我。当然其非礼的目的是后面警察冲上来,我想是那样的,得回我比他多会忽悠点,我大喊非礼。结果冲出宾馆,我初中是赛跑冠军,我不信那老娘们能追上我。嫖一个老太太,其实错了,是她诈骗我,当然这老太太也不容易。这只是一个故事,最后终于拜托之后,我大喊万岁。万岁的意思,是解脱的意思,我怕亲爱的傻子读者不懂。其实这么写真没什么意思,大概一年多没写小说了,所以写起来小说跟数学公式似的。直到三年后也是二零零八年,我认识了一个文学女青年,她的名字叫崔恩子,当然这名字足以让我恶心的吐半斤苦水,但是没办法,认识了我们塑造了本小说的一个故事,所以其实任何事情都是机缘巧合。

2、邂逅一个妞

那是我一个哥们让我认识的,一个酒局可以认识无处的文学女青年,我开玩笑的时候可以无所顾忌,但是大部分别人介绍我的时候会说,这是什么什么。这个什么里标榜的很多,但是我不知道背后人家如何标榜我,沈小文,我的一个哥们,写诗歌的,其实写的一般,不过挺够哥们意思了,在文学界已经残害了数十个老妇女,也被无数个妇女糟蹋过,这么说很实在。正好那时候我还是单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不是单身了,假如在明天,那简直是个奇迹。认识一下子吧,这是崔恩子。是吗,你好。显然一般我很少说话,我只是看了看崔恩子。其实崔恩子也许没正眼看我。

但是后来我们去玩了会牌,我很少玩牌,在一个茶厅,我们三四个人,有不玩的。诗人老刘不玩,然后我们开始玩,崔恩子在我的对面,其实我挺不愿意玩的,我对赌博没什么大的兴趣,其实不见得玩的太差。大概打了会,我兜里基本没钱了,我兜里没多少零钱,随后也玩过头了,这时候我正在郁闷中,因为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过去,这让伤心了一会,但是还是和大家扯到了一起,其实现在的圈子很复杂。大部分的心机都很重,四五十岁的人势力的眼尾纹早已经满布在额头上,是额头不是眼睛边上。是啊,真可笑。其实我们有些跨越圈子的感觉,因为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基本四十岁以上,其实跟我们一般大的时候,基本都一样的,但是跟这群人在一起,你没法谈钱,因为四十到五十多奋斗的结果出来了,有钱的有,没有的基本也歇菜了。但是不谈这个,谈这个等于扯淡,关键我们这些年轻人还在发展阶段。再说没什么底,其实在城市里扯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走的时候,崔恩子说,你怎么现在还单身。

我挺纳闷的。问这个问题其实很随便,我没法回答,我说,谈过,也经历过,被感情伤了,所以至今仍然自己得瑟,三无人员,基本无产者。崔恩子说,倒是干脆。我说,真的,基本如此,要不这男人啊,难混。崔恩子说,是吗?其实没什么,只要有目标,没什么。我说,是吗,也许吧。其实我是在敷衍自己,语言中很无所谓。我不是这个德性,一直这样。

3、四年没变样

我27岁开始被素质教育蹂躏完,那时候是2007年,现在是2011年,07之前完全是糟践钱,现在是被钱糟践,所以上学没啥意思。四年过去了,一肚子事情,我惹谁了?

4、跟着子弹飞

我出了门口,那一天我们都是自己走的,等于是废话,但是我喜欢这么说,我去买了两盒烟,然后回去买了瓶可乐,电视也不看了,大概有晚上12点的样子,崔恩子给我发了个短息,大概意思是,你回家了吗?我说,对。干什么呢?没干什么。是吗?对。今天玩的如何,以后多联系。好的,必须的。我喜欢有个性的人。是啊,我毫无个性。没感觉出来啊。你肯定感觉不出来,因为我的幽默细胞和所谓的其他细胞早憋屈没了。

如此的废话短信已经让我的手机崩溃。睡吧!好的,睡吧。然后是下一天早晨,刚醒的我,接到一个短息,来看片子吧,让子弹飞。是吗,姜文的电影,很牛逼。但是我不知道对方还有谁。没别的人了。我知道只有崔恩子。我说,这合适吗?可见我在女人面前真是害羞,当然读者不用这么理解了,是装逼,其实我很少去看电影,一切都是假的,有意思吗?也许有。我知道,这不是让子弹飞,显然是让我飞。但是飞得起来吗?肯定飞不起来。

穿梭的马路上,胖子,瘦子,老年人,年轻人,我或者还有一些认识的人都在走。去电影院,赶场子不用,票已经有了。没意思,这么得瑟没意思。其实我到电影院门口的时候,崔恩子在电影院门口,她穿的太性感了,我感觉跟个小姐似的,我都不好意思打招呼去了。因为我觉得别扭。是啊,相当别扭,紧绷的裙子让她的屁股简直难以呼吸。这急促的感觉让整个城市也崩溃。啊,崔恩子,我这个贱人还是打个招呼。快走,要开始了。好的。她的脚步很快,但我真怕她的裙子炸开。太危险了。真的,危险了,崔恩子是个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让我飞。今天的片子也牛逼,叫让子弹飞。

飞飞吧,我怕谁啊。反正有和我一起飞的。刚进入,所有的老爷们,老娘们,乡亲们看着我们,大家是看到她的样子了,不用说了,大家以为我是嫖客,肯定刚从酒吧出来,或者刚从床上下来。我的清白是没了,影院能做二百人,那么以后随时在马路上,人家遇见我都会认识我,对,那是个嫖客,其实我真不是,崔恩子,我的大姐,简直把我雷倒了。而这时候的我,我才发现我的扣子和裤子的前门全没拉上,随后把手拿出来,谁知道一个塑料袋出来了,而且塑料袋里还有我昨天的洗头膏,完了,后面来一股风,一下子飘了起来。全场人盯着那塑料袋,不用手,大家以为那是避孕套,或者没有,我解决的时候是用的购物袋。全场的眼睛全盯过来,其实他们的眼神让我想到,男人是变态的解馋,女人是嫉妒。这时候正好电影开始,我们坐了下来,崔恩子把肩膀故意靠在我的肩膀上。

5、让彼此露馅

我知道这么一靠我更无法说清楚了。我下意识地躲下,但是我还是无法闪躲,在这个时刻,我开始大喊,我飞了。崔恩子,你有病。我说,我没病。电影和我在这里配合着。让子弹飞真猛,我是真没意思了。崔恩子的大胆是我没见过的,第一次和男人见面能这样,这让我感觉的大事不好,第一我没钱,第二窝要是难以摆脱她,我完了,这样的女人让我措手不及。电影结束之后,我说电影不错,电影真不错。崔恩子说,必须的。我说,哪来那么多必须的。显然崔恩子已经和我套进了关心,而在此时,我们早已经打上车开始出发。我说,去哪里?她说,我也不知道,往前开吧。我说,抽风,简直是抽风,而且抽得没有了边际。不用说我们到哪里都让人匪夷所思。崔恩子说,去你住的地方吧。我说,别得瑟了,我住的地方非常简陋,容不下美女的容颜。只配我这样的弱势群体。崔恩子说,你胡说八道吧。我说,真的。

显然崔恩子不理解我的处境,对于现在的我,我彷徨,惊慌失措,干做了点事情,但是毫无成。在如此崩溃的时刻,崔恩子来找我,实在是在最差劲的时间找错了最差劲的人。是啊,往前开吧,那必然是一得瑟。我说,崔恩子,我们去神舟咖啡厅吧,喝茶或者咖啡。崔恩子说,好。一句话答应的干脆而且利索,让我非常感动。大部分女人如果是我选择的地方,一般会说不。崔恩子的坚定让我异常喜欢她。我最讨女人老是说不,这感觉让我承认,说不得女子骨头里缺乏一温柔,不顺从的绵羊是狼。是羊里的狼。这话基本靠谱。

对于那天在神舟咖啡厅的具体场景是这样的,我们和过去的记忆再次相遇。我遇见我的前女友王小萍,她遇见了一个阔老板,满脸横肉不是什么善类。我们点了一壶铁观音,开始在热气腾腾的座椅上无奈地喝着咖啡,无奈这个词汇让我们想到了曾经,也为我遇见崔恩子点化了一节奏。

6、对话中的嘴脸

事情原本没那么容易,你不知道什么才是戏剧。戏剧本身充满着刺激和不靠谱。我必须承认故事该继续发生。我们的对面桌子上是王小萍和非善类先生。而我们看到对方的时候,才知道我们是世界上最荒唐的人,我们过去是床上床下的关系,现在这紧张的局势下,更让人难以理解。现在这局面显然是一乱交的关系。这么说简直有些恶心,但是没有比这个词汇更生动了,我们相互看了看对面的桌子,紧张,虽然大家不相互介绍,但是按照后来崔恩子所说,我们都有立马撒鸭子的架势,那场面沉痛,来不得介绍,来不得回味,来不得多想什么,似乎是艺术。而真正的艺术是机缘巧合。

你知道吗?我认识那个女人,是个骚货。

我也认识那个男的,满脸横肉,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谁不骚呢?

我的理解也如此,是啊,基本世界那德性。

看来你的思想很有意思,你知道吗?那满脸横肉的是我曾经的男朋友。

是吗,你被她蹂躏了。

是我蹂躏了他。

是吗,那么你现在想蹂躏我。

打算是。

我可能不是别人蹂躏的对象,你知道你说的那个所谓的骚货是我过去的女人。

看来你被蹂躏了。

跟你一样。

我们哈哈一笑。这是在走出神舟酒吧后说的。

7、我们上床了

出了酒吧我们继续打车来到一个宾馆,不用说,我们疯狂地来了一次,此处少儿不宜。我们在泄欲的情节里包含着愤怒,包含着无数次的愤怒,然后那激情几乎是变态。地下是三角裤、乳罩、还有所有的衣服。关键词语是:丰满、慌张、不要脸、变态、要多变态有多变态、绝对抽象。我们在结束的时候还不忘记给地方一个嘴巴。我保证她打我的时候没有手软,因为我的手伸过去的时候还在哆嗦。而我抽她的嘴巴让她躺在床上呆了五分钟,我们又亲吻了二十五分钟。而在结束之后我的手机设置的留言是:"有一天,我累了!""

8、没戏了

那之后我再也没见到过她,她也没见过我。对不起,亲爱的读者,结局原本如此!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