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一副牌里的三个老头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5 17:17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一副牌里的三个老头

远观

原来我们玩一副纸牌,里面有两个老头,基本上没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后来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了,这副牌里出现了三个老头。有的人傻眼了,这牌还怎么打,肯定有人做了手脚。所以这么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也许是因为我们无知了,也许是其他的。但是最后我们什么也没说,最害怕的是我们谁也没说这情况,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活得如此愚蠢,如此俗气。

──题记

我姓曹这本没什么,但是名字叫曹操,这一点让我痛苦不堪,我个人以为,我祖父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缺乏智慧,而还有更糟糕的是,我的父亲叫曹植,我爷爷这个人一点文化也没有,但是却给我们起了这些名字,别人都给他叫曹糊涂。他本来糊涂了,有的人问起我爷爷的生日,我爷爷说,哎,忘记了,忘记了,然后他不说话了。

他现在也没有想到,他的孙子我得到这个名字之后一点都不好,或者说是窝囊到家了。上学之后更惨了,老师老爱喊我的名字。完了,这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那个胖女老师,开始喊了。曹操!我立刻立起来。得了,老师说,你当班长吧。我一听,班长,这是什么官职啊!当当吧。

这也没有什么,可后来的事情才是最痛苦的。每节课我都要立四十四分钟。大家都知道,每节课只有四十五分钟。上课前的那个瞬间我才有会休息的时候,我记忆力不好,个人也觉得没什么,立立吧。后来班里来个新同学,而教师里缺个椅子,我把自己椅子给她。她叫方小平。

她谢了谢我。我说,不用了,我基本用不着这个椅子。她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曹操。她说,你别扯了,你怎么能和曹操比。我说,不信,看我的作业本。她愣了,是啊,我果真叫曹操。曹操的曹,曹操的操。她心里面还嘀咕着呢?毕竟曹操是个大豪杰啊,他算个什么啊,简直侮辱了这个名字。

但是她坐了我的椅子,心里还是比较感动的。这些话她不好意思说出来。每个老师都喜欢叫那些别有意思的名字来回答问题。

我个人以为老师的这行为非常不好。我回去的时候,我妈问我,你这一天至于累成这样吗?我心里想,怎么会不累,都是这个该死的名字整的。但是没过一年我的现实状况有了好转。班级里来了个两个学生,分别叫刘备和孙权。

我个人觉得这真是太神奇了,这下三国的一号人物都到齐了。这时候我们都是小学二年级的学生。

没过几天,我和刘备,孙权的关系不一般了。我们有时候也谈谈理想。我问刘备,你有什么理想?刘备说,我想成为一个诗人。我说,刘备,写什么诗歌啊,你没有看见现在这文人根本不吃香。刘备说着说着从语文课本里拿出一张纸来。然后他对我和孙权说,看看我写的诗歌吧,应该不错!我一看傻了眼了,这是什么破诗歌啊。

诗歌的题目是"苹果",内容如下"昨天我看到方小平的苹果/真大/我真想上去咬一口/但是我的胆子很小/还是没上去抢/嘴里的口水全咽下去了",这首诗歌看起来什么也不是,但是二十年之后,我看到那些杂志上的诗歌也的确如此。后来我相信刘备是这些人的鼻祖。也是说,只要会写几个字,你稍微拼凑下,是诗歌了。会不会写诗歌跟文学功底没有什么别的联系。

孙权说,刘备这算什么啊,我写小说。我一听,更蒙了,这个家伙口气更大。他果真把自己的小说拿了出来,足有三万字,看起来是个中篇。这篇小说的名字叫《爱上你是我的缘分》,这名字早熟,但是看了之后,我才发现孙权的小说的确写得有水平。但是里面"圆圈"和"叉子"比较多。

我说这些小说很具有先锋的味道,但是估计很难发表,倘若发表出去,将有一万五千个"叉子"。孙权说,曹操,你说什么呢?你根本不懂得小说。我说,呸,我不懂。我不懂谁懂!别闲扯。操你妈的。孙权说,曹操你骂人。我说,骂你还是轻的。刘备说,得了,咱们哥们混到二十一世纪不容易。

我说是啊。你孙权说话太绝对。这绝对主义在旧社会还可以,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孙权说,曹操,不说这个了。我个人觉得我们三个将是未来的枭雄。我说,孙权,这话不假。但是我得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从今天起,二位得给我让椅子了。刘备和孙权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明天上课你们自己看吧。但是到了明天上课的时候,才发现原本不是那回事情,首先我们物理老师提到这一点,说,请我们班的三个人才回答这个问题吧。当然他说的是我们三个。但是最惨的是,刘备和孙权的记忆出奇得好,我完全泄气了。没办法谁叫我脑袋笨呢。

后来到了五年级的时候,来了一位音乐老师,这个女人穿衣服很性感,从来没有穿过宽松的衣服。当时孙权对我说,曹操,咱们的音乐老师太他妈的性感,你看见她的钉子裤了吗?我说没有看见,其实我个人主要她的乳房。很漂亮很性感,每次我都要向她提问,我故意说,老师你好,我的耳朵听力很差劲,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老师说,问吧。我说世界上演唱的歌手都谁啊?她说,这是什么问题,太复杂了,我旁边的刘备笑了。他知道我不怀好意,但是也不理解我为什么问这愚蠢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我达到了,主要是我们的音乐老师根本想不到像我们这样十四五岁的小破孩子,会有那么复杂。

但是谁让她穿那么暴露的裤子呢?以致于我的裤子都被那东西顶得难受。当然她无法答出曹操的问题。这个问题被我折腾过几十遍。我们三个基本是班级里的恶棍。流氓,无知贩子。当然如果现在有些人稍微不太开放,会说我们三个简直不是人,是人渣。那我想去他妈的吧。

他想花的时候,做爱的时候说是为了理想,而我们有这些善意的举动说明我们是流氓,所以去你妈的,滚远点。后来我写小说之后,也有人说我是混子,流氓,当然这人最起码是狗屎,我不是骂人,我是想说明没有比那些表面正人君子,背后给人捅刀子的人更恶心的了。流氓怎么了,没有流氓怎么收拾你这傻逼呢。

十年之后,我们三个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我们已经都成为作家了,尽管别人依然觉得我们恶心。不配当作家,但是我们觉得我们的作品是的作品了,我们彻底了一切属于诗歌和散文的弊病,把小说写得相当龌龊,是啊,那是我们的生活。我们是在原来小学附近的那个饭店吃的饭,刘备说,还记得当年音乐老师的屁股吗?真美啊。

我说,是啊,的确他妈的美,不知道她嫁给谁了。你们两个知道不?孙权说,早成人家的褥子了。我说,孙权,你说话真他妈的过瘾。怎么现在你这么龌龊,当年说脏话谁也不如我。孙权说,都是人生摧残的,妈的,人生强奸了我们。我说,也强奸了我们的文学。然后我们举杯,说了声,小说万岁,我们喝了起来。这个夜晚是另人难以忘记的,因为这个夜晚之后,我们又分别了,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写作,但是具体的生活还是有差异的。

比如我除了每天喝酒之外抽几根小烟之外根本不存在什么过于奢侈的事情。而刘备都干了什么,孙权对我说,这小子经常拉着女人回家。主要是为了解决下半身的问题。孙权是个淫乱的人,一天没有女人也活不下去。

我不知道他裤裆长得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铁做的。妈的,至于我在十年之后的今天,性格有些叛逆。也是说谁也不服谁?我还真没怕过人。但是我必须说明,我不是那没事找事情的人,我不喜欢某些人。这不喜欢使我变得另类。

在H市的一个小村子里,我写过小说,当时吃完晚饭的时候,去和一个哥们去看女人跳舞。我们吸着小烟,精神严重萎靡,好象我们想操这个人生似的。妈的,这话简直愚蠢,但是也很实在。谁让我们是八十年后的人呢?

说实在的,我们没参加过文革,对那些事情不感兴趣。活着是为了什么,这一直是我所写的主题,但是每当我写上两三万字的时候,我觉得那些狗屁文字简直是自我欺骗,我太不相信自己了。

后来上网的时候见到这些文字,好象是一个叫黄吉文的人说的,"我们的尴尬/我们是怎样的一代人?/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 /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也是分配的;/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 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傻瓜都在赚钱;/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傻瓜; /当我们不到结婚的年龄的时候骑单车能娶媳妇;/当我们到了结婚年龄的时候没有洋房汽车娶不了媳妇; /当我们没找对象的时候,姑娘们是讲心的; /当我们找对象的时候,姑娘们是讲金的;/当我们没找工作的时候,小学生也能当领导的; /当我们找工作的时候,大学生也只能洗厕所的; /当我们没生娃的时候,别人是可以生一串的;/当我们要生娃的时候,谁都不许生多个的。 /我们这一代到底招谁惹谁了?",这篇深深地刺痛了我,是啊,人生真像个戏剧。

我知道这个黄先生是个打工诗人。但是我觉得诗人是诗人,干什么穿件衣服,说什么上半身,下半身的,打工诗人什么,这些都太多余了。我心目中诗人除了文字之外,他不能获取到任何东西。或者说他是这个世界上的倔强者。没把发表与否当回事情。我没扯淡,尽管这之前我也发过许多诗,但是我觉得我个人写的时候有时候居心叵测,总想拿文坛诗歌第一的称呼,其实这不过是虚伪地荣耀,只有傻瓜才会这么做。但是我觉得傻瓜太多了。

本市区的作协会上,我和刘备,孙权都参加了,但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或者说我们觉得这个会议真恶心,几个名不副实的家伙总要在那里强称第一。我们三个还活着呢?轮到你了吗?你那点作品算个屁啊!我们是这么想的,会议没看完,我们找个小馆子喝酒去了,议论些天下大事,看看谁最近的作品牛逼,谁的虚伪透顶?我们还想着十年前的事情呢?

关于我回答问题老是罚站的事情,这两个畜生知道笑这个。有一次本市的报纸报道了我,当时我碰到了我们小学时候的语文老师,他说,曹操啊,小的时候,我觉得长大你能成为作家。我笑了笑,总觉得这位老师是不是把心脏换了,如今说出这样的话,我可没忘记他的鼓励。

想当年,我站着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曹操啊!你没出息,驴辈子也没出息,干脆跳到尿盆里臊死得了。

我操他妈的,这时候他说的什么,简直是人话。所以我认为一切人说的话是对的,这也造了现代的我。有关于我们三个喝酒,其实也没有什么,也是想告诉世界上的人,别把眼珠子放得那么低,昔日认为我们是狗屁的人你们听着,现在我们悠闲着呢?没跟你似的,老是粉笔面子。

但是我们三个人都有一个希望,希望能见到我们以前的音乐老师,希望能和她睡上一觉。可我们只是各自心里装着这些事情,其实私下里大家都在打听音乐老师的消息,是啊,除了写作,我们的剩余时间愿意做什么做什么,谁也不愿意干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这样说,读者肯定会说我说的是废话,有的读者也会说我没有深度,为什么我把小说里我们的名字都改变了。其实可以称之为ABC什么的。不过上个符号罢了。但是有时候名字的确很重要,我说的是一旦你成名之后肯定和妓女一样,被别人拉拢着,而你在最平凡和艰辛的时候,连只狗都懒得搭理你。我们的人类在这点上太现实了。你知道我们三个人一直在找音乐老师,我而言,我难以忘记音乐老师,她的漂亮和性感是难以说出的。那简直是我们他妈的理想。其实我觉得我们原来并不坏,可后来突然粗俗了。

有些古怪的思想一直控制着我们,比如我们有时候想,应该喜欢那些单纯的女孩子,但是每个男人的心里面都想得到许多女人的欢心。这些狗日的思想一直让我们恼怒。我个人觉得自己的思想有时候低下,有时候高尚些,像一个犯人哪怕犯了死刑之后仍然还是有些善良的品格的。哪个女人是人尽可夫的呢?我们的音乐老师是吗?多么可耻的思想啊!我个人觉得自己是个坏人,但是坏人却冒充知识分子写作。但是我们是人,这太实在的现实问题,谁都该记得。

我猜首次发现音乐老师的是我,但是我难以想象,她居然比以前还有味道。她虽然已经不认识我,但是我说,我是曹操的时候。她一下子想起来啊,啊曹操,我的学生。可以这么说,音乐老师的美是难以估量的。她问我,曹操,你现在主要干什么,我说大学毕业后当了作家。然后她问我,那刘备和孙权呢?我说,没办法,早关在牢狱里去了。我说,老师,你还那么年轻。老师说,真的吗?但是我后来才发现她后面来了个老头,大概比她大有三十岁。也许她还在想,为什么我那两个哥们都进监狱了,当然了我只能先让他们先这样了。我不想被他们两个搅了局。

我早知道我们音乐老师会嫁个有钱的男人,她原来多么时尚啊。没办法,但是后来觉得她没有必要嫁个老头啊,那没什么意思。这个世界真他妈的无聊,好象没钱什么都变质了。婊子养的世界。好了我的音乐老师还问了我一句,为什么刘备和孙权都入狱了。他们都比你老实啊!我说,老师,人不得变化吗!人不得长大了吗?我心想,你不还变化了吗?原来那么漂亮一个老师,现在成二奶了。这变化太大了,我有点难以接受。我不知道孙权和刘备要是知道这事看法如何?

我个人的感想是一个字,蠢!是啊,我和音乐老师说了声再见,再和他说话还有什么意思啊。再说,人家爷们是大款,我他妈不过是个作家,所以我还是走了,心里那个滋味啊,一点也不爽,我说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感情好的女人都让狗操了。但是没办法。

曹操吗?孙权的电话。

孙权干什么呢?

扯淡啊。

你猜我看见谁了?

谁啊?

我们的音乐老师,我们的大宝贝。

她还好吗?

好个屁啊,已经成二奶了。她的那个老头脑袋上快要没毛了。

我操,曹操,真的假的。

真的,我编瞎话骗你做什么。

我放下电话。

曹操吗?刘备的电话,同上。

孙权:这个狗日的世界。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