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远观>正文

玉器时代_作家诗人远观

2018-09-26 07:35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玉器时代

远观

(一)

事实上我很讨厌提到我爷爷,大家都知道我爷爷是考古学家,有点机械的不成样子,他做事情喜欢反复地雕琢,考察。这自然是他工作中养成的,但是我觉得这简直是狗屁,假如我爷爷在20世界末的时候发现了三星堆那该有多好,可惜等他说自己参与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晚了,但是我觉得他有几块玉器,好象是在那里挖掘出来的,但是不好意思,由于他的粗心大意,他几乎和重要挖掘无缘,现在主要讲的是我爷爷李老三的故事。

当然我爷爷是考古学家,别人会觉得他有许多宝贝,但是我要还我爷爷一个公正,因为我爷爷实在是太善良了,从不干那些破事。我觉得我这么说你有点不相信,但是我爷爷是这样的人,他最大兴趣是喜欢放屁,并且屁声很大,有时候他会被自己的屁声吓倒,这样的胆子在战乱的时候既做不成土匪,也成为不了民族英雄,大家都知道炮声可比屁声大,如果我爷爷的屁可以和炮相比,那么战争的时候我爷爷名气起来了,说来说去我爷爷的屁声还是不能成为世界上的奇迹,但是你知道吗,他三岁的时候研究我们家的灶火,我爷爷的妈问他,小子,你干什么呢,我爷爷说,考古。我爷爷的妈说,考你妈个古。这说明我爷爷是考古天才。

至于我爷爷五岁的时候破天荒地去别人家的坟地去打量,挖别人坟无疑是很缺德的事情,可我爷爷经常打量人家坟圈子,人家跟着我爷爷,有的人甚至说,盯住李小三,那是个盗墓的孩子,我爷爷虽然年龄小,但是不害怕死人,只害怕响声,如果他正在思考的时候,你突然跑过去,大家一声,他会出现一身冷汗。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当然有人觉得我爷爷太牛比了,甚至夸口要嫁给我爷爷,可见我爷爷虽然喜欢干这些破事,但是却一直被别人称赞着。传说中的李老三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他十七岁,已经娶了我奶奶。

除了每天和奶奶保持有的夫妻情分外,他喜欢去古玩店去寻找漂亮的玉器,当然他当时还算有钱,未解放之前,我爷爷的父亲是个土财主,家里不缺少什么,我爷爷的父亲甚至想给我爷爷多娶几个老婆,可我爷爷爱上了我奶奶一个人,我奶奶是大学毕业的,当然算是千斤小姐,当然这个小姐和当下的小姐可不是一个意思。

我奶奶的妹子长得很漂亮,后来和我爷爷有染,这说明了我爷爷的这份爱在某个阶段发生过变化。但是他从来没有背弃过考古,有人这样说过我爷爷,这辈子专门挖掘遗产的人。现在说说我爷爷什么时候获得了三个玉器手镯,而且手镯上还刺有一些很古怪的图案,按照我的逻辑来想,这些东西简直是文物。我爷爷一直收藏三个手镯,全村人都知道我爷爷为了这些手镯,煞费苦心,当然这些玉器很可能见证了什么,但是我对古物几乎一点也不知道。也是说我是这行业的门外汉,我的专长是研究女人,写一部关于漂亮女人的书。

但是我爷爷的事情还是很殊的,第一在文化大革命为了不挨批,带着三个手镯逃到了外地,当然带走了一个女人,这女人不是我的奶奶,也不是我奶奶的妹妹,是一个漂亮的小妞。可后来呢,文革过去后,我爷爷回来了,那个娘们儿甩了他,但是他并没有把手镯的事情告诉给那个女人,我爷爷回来的时候,已经走不动道了,那是世纪初的事情,他只是把手镯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我这时已经四十岁,我爷爷出去了二十五年,居然还是回来了。

有人说他神智不清,一直喊着有个叫三星堆的地方,可事实上我不知道这地方在哪里,为什么我爷爷老这么喊。可惜我奶奶并没有多我爷爷采取不配合的态度。这也说明我爷爷完全地对不住我奶奶,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孩子,因为这一家人完全是由母性支撑的,解放后我们家几乎是一贫如洗,文革的时候我奶奶别人吐得满脸唾沫,那时可以想象我奶奶到底是怎么熬过来,但是她还是活了过来,为了一家的老小,真是他妈的不容易,注意我的措辞,是真他妈的而不是他妈的,这说明我比较佩服我奶奶。

你也该明白我的心情,难道我爷爷是为了一个娘们跑出去了,可我觉得我爷爷是去考古了,继续他的事业了。可我爷爷到底做了什么只有我爷爷知道,从我爷爷的嘴里,我们可以听出他的话语有点四川话的味道,有时候我觉得我爷爷经常瞎说要摆龙门阵,这下我觉得他可能去四川了,至于三星堆是什么地方呢,我还真的不知道。在世界初的时候,我爷爷拿出他的三个手镯,我又一次看到了它们,很精致的玉器,让我觉得这一定是古物。我爷爷出去了二十五年,你知道这二十五年,使我爷爷在这个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我爷爷,我们没有必要让这个老人失望,我爷爷放屁已经不那么想了,至于为什么,也许是地理环境改变后,造化弄人的结果。当然我爷爷死之前也放过屁,那该算回光返照了。现在我想,我爷爷当时心里也实在不好受,因为别人认为泡妞归来的他早已经成为了大众的偶像,至少也得带着外面的孙子回来啊,可是并不是这样,我爷爷一个人回来的,而且身上除了三个手镯外,没有任何东西。

现在我觉得那三个手镯真是有代表性的东西,我爷爷还是死了,你知道我们还是祭奠了他,并且把他的丧事班得有模有样的,但是除了我奶奶掉了眼泪外,别人好像没有流一滴眼泪。我知道我爷爷李老三同志光荣逝世了,为了表达我的哀悼只情,我最后跪倒在地,全场的亲人都把目光指向了我。并且大家都觉得我爷爷临死前似乎给了我什么好处是的,可这事情太不可能了,我爷爷的字迹很难认,没有看见过的都觉得我爷爷字有多好,可我知道,有点像老中医的诊断书,天文书啊。现在我爷爷彻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这三个手镯,临死前交给了我,因为在这个家庭里,我是唯一的作家,和某大学的教授,他相信我能够理解到他遗书的内容。

(二)

实在不好意思,在我爷爷的文字面前,我的知识水平已经处于下跪的水平了。最后我把学校里的研究文字的教授招来,才认清这些文字,在座的几个教师纷纷表示,我爷爷是一个书法家,而且还是一个优秀的考古工作者。因为遗书上说明,我爷爷要求我李小三同志去四川的三星堆村去一趟,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简直好半天没有明白过来,我爷爷给我留了一个难题,去四川三星堆。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上网,上网实在刺激,世纪初,我上网搜到了三星堆的有关资料。我他妈的一夜没有合眼,我觉得我爷爷过去的二十五年并没有泡妞,而是在探索着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必须完成我爷爷的夙愿。

第一我是我爷爷的孙子,第二我爷爷的二十五年一直在研究的东西,我不可能荒废了它。最主要的是我想探索我爷爷走过的路。这和回走长征路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觉得对于我意义重大,因为我是在完成一个愿望,把三件宝贝物归原处,第二我爷爷遗言中说过金钱是粪土,人要过着幸福的生活,而这生活是任何人也达不到的状态,事实上不站在我爷爷的立场上,我觉得这话等同于哲理,而这里都是废话。可一句废话,有很多人却做不成。现在我李小三为了走这条路线,甘愿做出一个决定,那是学着爷爷的姿态,找个小妞一起那个叫三星堆的地方。

为了这次行动的如期进行,我找到了电视台的一个朋友,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他,他对我的建议给了两次不同的掌声,然后说,你小子可算时髦了,好给你选秀,当然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女人,她有自己的知识素质,有很好的仪态,最重要的是,她必须陪同我走完这次旅行,不能半途而废,当然我爷爷当年肯定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不知道因为手镯,后来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是不是一切都他妈的太糟糕了。所以我想要一个素质高的女子来配合我的行动。消息被电视台播出后,报名的很多,许多人给我打来了电话,当然还有些老爷们,他们说我吃饱了撑着了。我觉得这些人很傻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更不清楚什么叫做重走。

是李小三同志吗?是我,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说你那个那个的,我觉得你很有意思,我想和你去。啊,这样啊,那你满足条件吗?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疲惫不堪了,因为我知道我们是探索手镯背后的故事。这当然和我爷爷有关,我想了解一下那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老婆为了此事,我老婆实在受不了。是的,受不了我也选择了,我儿子也觉得我做这事情挺刺激的,他支持我。我因为有这样的儿子而自豪,我老婆还在闹着呢,这他妈的叫什么日子啊,现在我家吃饭的盘子全部被她摔光了,我和儿子吃饭用电饭锅的锅盖,家里一片邋遢的样子,我还是去了,是上次主动和我打电话的女孩子,事实上我觉得跟个女人,完全是在找一感觉。

这个女人叫王小玲,看起来名字一般,不过她出生的时候轮不到她自己起名字,像我的名字一样,很粗俗。但是我还是慢慢地接受了。我对女人的兴趣取决于她有多么深厚的知识,而不是说,她有多么大乳房和屁股,这些大象和猪都有,我觉得我有点觉得自己现在像个诗人了。大家都知道只有诗人爱讨厌一切主义或者空谈,操她妈,我真的也不理解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

(三)

现在谈谈我们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确实没有,我现在胆子没有小时侯上学或者说大学时期的胆子大,我小时候,几个小伙伴看人家放风筝,我们家邻居也姓李,我叫他李老头,他的风筝很高级,他好象抱着车圈放风筝,可我们几个的风筝是放不起来,我觉得心里有火气。我和隔壁家的二宝几走过来,告诉老爷子,你的风筝真高啊,事实上我当时妒忌心太重了。

他没说话,看得出来这老头这么大岁数了,仍然很傲气。二宝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用剪刀把最下面的线剪断。这老爷子越来越兴奋,他还觉得自己风筝越来越高呢,谁知道最后没影了,我和二宝看见他把线放了一地,我们跑了。后来老爷子跑到我家,对我妈说,你管管你们家的小子吧,早晚会成为流氓。事实并非如此,长大以后我成了中文系的教师,还写着我喜欢的文字,我他妈绝对认为我是个大作家,当然这东西不用别人承认。有许多人都是小人,说你是狗,你是狗,你也太把那些孙子当人了。所以我觉得作为人的我们没必要和孙子一般见识。现在说我和小玲出行的事情。我觉得这个女人还是不错的,一是,我讲话的时候她从来不打断我的思路;第二是她讲话也很受听。这两点证明了我们的合作非常默契。现在想起我爷爷和一个女人走出去,那个女人的心态如何,我确实不知道。我觉得我没有必要欺骗自己,也没有说明我爷爷是如何受了那个女人的骗,你要知道我爷爷走的时候拿走了所有的钱,这还不包括三个手镯。但是当一切财物花费没了以后,我爷爷是不是像乞丐一样走到了四川。你要知道我是自己开车去的,而我爷爷呢,充其量整辆马车,说不定半道遇到抢劫的什么的也没处说去,或者说那个女人对我爷爷不错,但是后来被土匪杀了,或者成了土匪的夫人。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我无法考证这些,因为一个可以和自己私奔的女人,你说这个女人的勇气有多大,我更觉得那份感情是深厚的,当然我想说,我爷爷很风流,因为在他的一生中已经明显摆出了三个女人,一个是我的奶奶,一个是我奶奶的妹妹,另一个女人,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奶奶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也许这个女人还活着,或者说已经有后代了,但是我爷爷坚持要回来。我爷爷这人除了放屁响声过大外,没有任何缺点。

在这一点上,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要相信我爷爷。别人都可以不相信,但是我必须相信。真的,不只是因为我是他孙子,还因为我也喜欢有品位的人和生活。在这一点我觉得自己很高兴,没有像有些人那样干巴巴地活着,或者掉进了钱眼里,出不来了。小玲对钱这东西也不太看重,小玲时常问我爷爷的有关事情,你爷爷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去世的,什么时候出生的,啊,我都照旧回答了。我说我爷爷叫李老三,名字不怎么样,甚至把放屁这样的事情也说了。她笑了,她看起来对我爷爷的故事很感兴趣。你爷爷和一个女人私奔的是吗?我说是,基本是这样。你觉得那个女人如何?我说那时我还小,不知道具体的事情,我只知道某一天我爷爷的消息来了,说是把家里的钱全卷走了,这个意思。她点了点头,好象还要问什么,但是想说又停止了。这个女人好象对私奔的事情很感兴趣。的确是这样,这以后她还在问。但是我必须告诉她,我不嫩给她许多钱,因为我的钱不多。她也表明了钱并不重要。半途上我们住了许多家的宾馆,我们每个人分着住,我也对她没有任何想法。

她有时候甚至照顾我到了极点,他说我的想法很好,主要是因为我觉得那个私奔的女人应该是个优秀的女人。我确实觉得是那么回事,但是我不知道我爷爷为什么要死的时候回到了家,是太思念家乡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我真的不知道,当然我爷爷还是喜欢我这个孙子,说,小三呢,过来,让爷爷看看,他仿佛不喜欢其他人。你知道我对我爷爷也好。我爷爷还是不错的,你看我总喜欢唠叨个没完,我爷爷确实不错嘛。关于那个女人,我觉得她一定长得很美,或者说有着优雅的气质,因为我爷爷总是喜欢有气质的女人,我说过了,我当时的奶奶的父亲是个财主,我奶奶大学毕业,这么简单。

我和小铃在路上没少谈这些事情。小铃随后说我爷爷和我奶奶的故事,当然随后我也说了我爷爷和奶奶的妹子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我爷爷小的时候很淘气,但是家庭条件很好,在解放前是个地主家庭的大公子,而且家里这么一个儿子,我爷爷小时侯很淘气喜欢钻研古代文物。当然我爷爷也喜欢美女,要知道我奶奶并不怎么丑,是说,我奶奶年轻的时候比你小玲还要有姿色,但是婚姻之后呢,我爷爷却又和我奶奶的妹妹好上了。当然我奶奶的妹子当时已经结婚了,你知道吗,但是我奶奶把他和她的妹妹在床上抓了个正着。但是两个人都没法说,谁让我爷爷长得帅呢,我爷爷当时也年轻,没有考虑过任何事情的后果,我奶奶也把这事情低调处理了。当然那是因为我奶奶不想失去我爷爷,我告诉你,我爷爷是个人见人爱的人,这也是他的有点,当然我觉得这故事不错,我要申明这个故事由葛优来演应该对得起我。也对得起我爷爷。

(四)

小玲说,什么,你还要把自己的这段历史拍成。我说是的,可以这样。你觉得不对劲是吗?我觉得小玲对这事情更低调一下。她甚至说,我不同意。我说,你这是怎么了,这是我们家的事情,你这小丫头骗子逞强什么啊,这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知道吗!我觉得这事为什么小玲会那么敏感呢,难道是她知道了我家的事情之后,她反而觉得我的做法很不对。我没这么说,但是心里觉得很别扭。

第一我觉得我提出这样的构想是不是会让我死去的爷爷很不安;第二点我的家人赞成我做这样的事情吗?我根本他妈的不敢想这些事情。一杯咖啡下去,我才知道什么是农村人体现的新味道。我对这东西没有什么兴趣。

小玲的底细,我一点也不清楚,我当初只是觉得她人不错,长得也好,她介绍自己的时候,甚至说自己是考古专业的学生,我觉得这对我的旅途和最后的目的有很大的好处,于是我愿意让她来跟我前去。

其他的我不甚了解,我觉得她很细心,似乎在她的内心世界里我是一个不错的人,当然我觉得一个人不是十全十美的,我这人很马虎,后来当了老师甚至说作家,都难以想像自己是如何踏上这条路的,当然我和我爷爷并不相同,他是伟大的考古工作者,一生喜欢探索那些东西,我则很厌烦,甚至觉得考古很不人道。把死人从棺木里挖掘出来这件事情,我都觉得不妥,所以我觉得人死后,光着身子下去得了,千万别带任何东西,否则几千年后后代的子孙不知道要挖掘些什么,这让我相当的恐惧。

可这毕竟是以后的事情。一起不过如此。所以我觉得真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有时候觉得生活很没劲。这次为了爷爷开车去三星堆不过是个创意,我喜欢这样活着。也许有的人会说,这家伙是不是在搞行为艺术。我没那意思,也没那闲心,我想做的事情我去做,不想做的绝对不会勉强。

说实在的我很感谢一路上小玲对我的照顾,我这人喜欢抽烟,每天两盒,可是她在我的身边,我反而控制了些,对于女同志,我必须无条件去尊重她。这实在是当下卡夫卡上的流行,也是说很过得去的事情。男人能干些什么,说不好听的话那是说在世界上胡闹。当然我把这些事情叫做折腾,我小的时候是这么过来的,虽然觉得很愚蠢,但是愚蠢到了时候也是乐趣了。对我我李小三,今生能做些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小玲爱写日记,但是我不知道她都些些什么,我觉得那是她的隐私,我小时侯也有隐私,但是我爷爷的隐私权被我全部打翻了,所以我爷爷的隐私不是彻底的隐私,跟我的隐私相比差点,跟小玲的相比更是差点。

我能看看那玉器吗?她看起来对这宝贝很有感觉,我说,当然,我拿出来这三个手镯,你知道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宝贝,我不喜欢考古,但是我尊敬我的爷爷,看我爷爷的面子上,我必须把它们包起来。这些手镯很好看,她说,打造得太好了。我说是,你想想这是古物,你知道吗?古物,是多少年前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定它们很值钱。是这样,我也只知道这屁点事情,不过是我的猜测。我没什么事情的时候老是喜欢抽烟,我他妈的上辈子是没有抽过这东西还是自己是个烟鬼什么的,我简直不知道。但是我确定这辈子如果可以吸烟大吸,因为活着实在太迷茫了。可我这个人有个缺点,喜欢窥视别人的秘密。

我说过了,我小的时候不是一个好人,经常干缺德的事情,可长大居然能成为老师或者说一个作家,真是别人想不到的事情。这说明生命是离奇的,像有个小品演员说的相声似的,说是某个人小的时候是警察,长大了成了小偷了,小的时候经常偷东西了,长大后成警察了。我爷爷和我的故事是这样的奇,不过我爷爷坏是坏,最后不过是喜欢泡妞,可我小时候的淘气竟然使我成为了作家,我很讨厌某作家的话,但是我却觉得自己越来越那个了,其实作品哪有那么多的价值,都是审美学家闲的,否则吃饱了他们干什么去,自己写不出作品,让别人唠叨几句吧,自己当爷还不让别人做孙子了不成。这件事情上我的同情心表现得相当不错。尽管如此,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说句实话,那是,婊子养的,虚伪。带了毛的虚伪。

(五)

事实上我预感到小玲是一个不平常的人物,但是我真的不懂得我想说些什么,她学的考古学没错,但是这和我有关系吗?有,这次她和我来,可不是给我做小蜜的,我也不需要这些。我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不过那样。我说小玲啊,有什么事情你做不好,为什么跟我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而我经常问这样的问题并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觉得我神经有问题,找个工夫一定得去检查一下。

小玲说,我也是是个喜欢创意的人啊。呵呵,我说,那和我一样。不过你是个考古专业的学生,不,现在已经是这方面的人才了。她说,什么啊,蠢材。比如你爷爷没上过什么考古学专业照样是大学生。可我爷爷从来不做笔记,真的,这点我知道。但是小玲和我爷爷还有着很大的相同点,他们都是考古学家,他们对这些感兴趣。但是小玲不会比我淘气,这让我想到我小的时候,当时上小学的时候,上课的时候吹镏子,你知道这东西只有校长手上有,但是后来我们也搞了几个,结果学校的作息时间乱了套了。以致于我们的老师说,这铃声怎么回事,还没下课呢,有人吹哨子了。这叫什么事啊。后来我们几个同学挨了批评。校长把我们叫到前面,成了公众人物,这叫什么事情啊!我对小玲讲了这些事情后,她的屁声都出来了。这才叫屁滚尿流。

我已经说了我喜欢看别人的隐私,小的时候发现我的表兄家黄盘太多,但是我觉得这没什么,现在看见了小玲的日记,想偷着看看,从而满足自己的欲望。我偷偷地打开了她的日记本,很清晰的字体,我觉得这些字很漂亮,和我的笔法有很大的差别,你不知道我的字迹,看了之后会有些作呕的感觉,事实如此,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见我的文字之后,都说过有多少美术价值的话,当然这些话我认为纯属放屁。我的意思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的话你可以觉得他是在放屁,因为这些人都是墙头草,你没有必要为之恼怒。我觉得我的审美没准谁也当个屁,但是我从来不说,比如说遇见某某我说,啊,这家伙真漂亮,除非打死我,可你知道我不喜欢约束地活着。好象有个哲学家说过的,我们活着的时候千万不要像一团屁那样,在某个地方臭某人了。

这话很好理解,当然许多人一直理解不到其中的味道。到底是什么味道,你知道吗?简单地说,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哲学家,但是哲学家算个屁。我爷爷是考古工作者,不是吗!在别人眼里也是个屁,这说明了人的追求各有不同。是的,难以勉强别人和你一样活着。

(六)

不好意思,我看着小玲的日记简直惊诧得我要死。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我操,我简直难以相信,这个小玲居然算是我的妹妹。也是说她是我爷爷泡的那个小妞的孙女。所以她比我小二十岁,是很正常的。如果我儿子在的话会说,这个小姑萝卜不大但是长在坌上了。我能说什么呢,我突然大笑起来,这叫什么事情呢?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告诉具体的原因,难道她是为了她的奶奶吗!也许不是,还是为了把三件玉器带走。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觉得我现在傻比,而且傻得严重。这都要感谢我爷爷的风流倜傥,他为我们家又获得了新的生命,但是我觉得我爷爷挺遭人痛恨的,为什么呢,我不止一次想,这个老爷们,临死前为什么没有说明这些呢,我继续看了玲子的日记,突然发现某一篇里写到了爷爷。

也是说某某年,我爷爷得知自己要死的时候,他不想死在城市里,他觉得自己不能成为孤魂野鬼,我爷爷的乡村意识还是很重的,他没有忘记那三件玉器。当然还是带着那东西回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小玲的日记里也猜测,说爷爷是思念家里的这群子孙了,但是你知道爷爷原来在家的时候,文革之中的许多事情都是要和他有具体的瓜葛的,我爷爷当时也算是在逃命,但是爷爷走的也许很好,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村的两个地主老头死得很惨,第一个是被活埋了,第二个人别人用钢筋插进了他的生殖器里,他被折腾死了,你不知道那时侯人的折磨方式到底有多么变态,所以我爷爷走了之后,我奶奶反而是高兴的。

因为这样的我爷爷的小命保住了,我说过我爷爷小的时候由于爱挖掘古墓,而被全村的人看成不正经的人,所以如果我爷爷当时不逃,那他死定了。这说明我爷爷逃走是开明之举,但是把全部的钱都带走,不能说他好了,怎么也得给家里留几个啊,可他没有这么做。或许这些事情我奶奶都是同意了的,或者说是我奶奶要求他走的,为了有人照顾他,给他介绍了个女人。

如果是这样,你可以知道我奶奶是多么高尚的女人了,我奶奶的开明之处还有让我爷爷带走了家里的三件玉器。这三件玉器是无价之宝。那么进一步说,我爷爷泡妞的故事根本不成立,但是和小玲的奶奶在一起为什么有了后代,我觉得是日久生情的结果。这一点谁都难以禁得住考验。是太监还有这方面的考虑呢。何况在我的眼里我爷爷是个真男人。这不得不让我器重。在我的心里,我爷爷是我心中的英雄。可小玲为什么不说出真实的一切呢,我真的不知道她想得到什么,她看起来心眼很好,对我也比较尊重。现在我对此事一点也不明白,大家都知道我原来很睿智的,可这次跟个傻逼似的没办法了。

这些问题像狗屎一样被我踩在脚下,好象许多屎是我拉的,可事实并非如此。一切都是明白的,我还在糊涂着。我爷爷可真会留难题,我一再想了解他为什么只带了三件玉器回来,又为什么把玉器给了我,我简直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在测验我的智商。我觉得这么想,没有可能,那只说明我爷爷想让我了解他后来的这些年到底干了些什么,而这一切我爷爷只让我知道,所以让我跟随着他以前的足迹。这简直让我昏聩了,这叫什么事啊!我的任务是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小玲是我的妹妹,我爷爷的孙女,这说明了我还不可能这个秘密,我也不知道小玲的父亲还活着吗?她妈妈呢,她的奶奶呢,她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吗?会不会很富裕之类的,你知道我爷爷带走的家产太多了,足以使他们富裕,可你知道我奶奶和我父亲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吗?

我爷爷当时离开后,我奶奶遭到了严重的批判,在那个疯狂的时代连傻冒都敢把人叫出来批判,一帮愚蠢的人在践踏着所谓的民众权利,一群愚民得了权利不会用,觉得自己是某某孙子了。我觉得正是这样是我爷爷必须逃走的原因。最早的几年我们一家吃过草根,我奶奶用鲜血维护了一家人的生命。尽管我爷爷不在,但是我奶奶依然爱他。这份感情你说不浓烈吗?简直是天轰地裂,可见我爷爷为了这样的老婆回来是多么的值得。我也觉得我爷爷是个好样的。

(七)

在这一点上我爷爷是个爷们,我不知道为什么小玲好象真的藏得很深,现在谁是我踪迹里的敌人我根本不知道。我想我的敌人是不是小玲,但是我根本不想把她当成我的敌人,对女人我比较心软。可你知道我报复心别强,无论谁伤害了我身边的人,我都想跟他对着干。当然最可怕的是有几日我一直在做噩梦,比如说自己死了两次,杀了四个人。人其实都有野性的一面,我确实不怎么喜欢小人,也不喜欢斤斤计较的娘们,我觉得人活着没有那么必要强烈地要求别人给我什么,也没有必要虚伪地活着,婊子养的,这个世界上,不这样,说实在的我不喜欢骂人,最多是在没有人的地方骂几句。这并不算什么。我爷爷小的时候也是这样。

有一次小玲问我,你觉得咱们这次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说肯定是因为三件宝贝和三星堆有关系。小玲说,也许是吧。看起来还有什么更大的事情不成。我还在猜测当中。可我知道小玲是我的妹妹,现在我们已经互相知道自己的底细了。但是我还是在假装不知道的样子。我觉得我还不至于笨到那情况下吧。我现在掏出三件玉器,看了看她们,我说小玲,你对这三件宝贝有兴趣吗?如果有,我送给你。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这个。小玲说,我也不在乎,真的。

其实这些天我还在偷看着她的日记,我才看到了这一点,我爷爷原来是不喜欢那个奶奶的,很长的时间里我爷爷没有冒犯她的意思,可见我爷爷是多么的爱我的奶奶,这个奶奶当然是我家里的这个,但是年头多了,我爷爷也怕辜负这个女人,于是和她结婚了,当然一个老头有了两个媳妇,我爷爷仍在过着地主一样的生活。其实这时候他已经犯了重婚罪了,可这样的罪,我觉得是伟大,没什么大不了的。也是说婚姻这个问题不可能是社会问题,应该属于最伟大的自由,任何人都有选择自由的权利。每个人一辈子能爱上几个自己喜欢的人啊,可错过了,没法说了。当然我的意思是我爷爷是个男人最优秀的标准。

现在讲述我奶奶一家在文革中的故事,我当时还小,但是我父亲却受了很大的苦。我爷爷的逃跑无疑使我父亲的肩膀上多承担了许多负担,你知道我家人口多,可肯干的人不多,我奶奶年纪大了后,身体一直不好,这些我要讲给小玲听。我父亲每天出去上钢厂上班,然后回来的时候跟死人差不多。他累得简直不是人样了,所以村里人喜欢给我爸起了个外号,叫猴子,是说他骨瘦如猴,或者连猴子都不上。大家都知道,那个时代传染病,饥饿,人整人时有发生的年代,一切意味着什么。我父亲过了半辈子的穷困日子,但是仍然继续干,为了整个家庭,他付出的东西太多了。

(八)

其实说了许多废话,我都想说我父亲太不容易了,所以我爷爷回来的时候,我父亲并没有和他说一句话,我父亲是有苦说不出,或者是说,他根本不想说任何事情。那是他的命运,你知道吗?我父亲是这样说的。我父亲既不是大学生也不是考古专家,是一个地道的工人,原来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似乎吃尽了人间的苦,现在还不愿意说话,他在任何时候现在都选择沉默,但是他不是哑巴。而至于我父亲的沉默到底说明了什么,我则觉得我无权过问,我很讨厌过问这个字眼。你知道我奶奶在文革挨批的时候,我的亲戚朋友全部不和我家来往,甚至连个粮食也借不出来,这些人在我看来,都是小人。所以后来有的人说我家日子好过了,想和我家继续交往,我真想抽他们,真他妈提得出口,我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不是什么墙头草。这些小玲都知道了,你们该知道,我有点像个娘们,喜欢说说家里的事情,而且说起来比娘们还欢,最主要的是我想把这些故事告诉给众人。如果有人理解我的心情,我也不在这里咬着屎不放了。

小玲听着我讲这个的时候,曾经掉了了眼泪,我真他妈的想说这些感化她,希望她理解我家的苦衷。更想知道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目的,我真他妈的想问问她,你是何居心啊?莫非她是从南非派来的恐怖份子,我觉得这不可能,还是谁派来的,我觉得这事情悬乎得很。这个世界上经常开这样的玩笑。其实我早已经不泡妞了,当然上天没有给我开这么大的玩笑。我突然有个旅途上的想法,想尝试去侵犯她,我倒要看看这丫头骗子什么时候肯自己把自己的身份说出来。

这办法很美妙,我简直觉得自己是个聪明的主。计划已经开始了,我在布置这个局,我觉得她不是为了寻找我这宝贝来的,那么到底为了什么,和我穷兜风?我做事情,一直喜欢刺激,这次她可要被哥哥戏弄一下了,也是哥哥给她的威胁,其实我只想让她知道我早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在这路上,我跟我的老朋友打了个电话,在河南郑州,我有个同学,在那里做生意,他叫狗子。我打电话给狗子,说,狗子帮我办件事情,我说你尽可能这么这么做。当然这个局以后大家读着知道了,我没有办法在这里胡说一遍。狗子很认真地布置了一切,我这东西什么都缺,是不缺钱。好了,新的挑战开始了。

等着看好好戏吧,我抽根烟,看看今晚的月色,也知道了,我这妹妹非得认我这个哥哥,并告诉我一些需要交代的故事了。你知道我小三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套的。

(九)

当然我不排除有时候我会装孙子。电话过来了,狗子说一切准备完毕,地点在某五星级的宾馆,豪华客厅里举行的一个舞会。我打电话给小玲,小玲啊,有个活动,你去参加吧?小玲说,什么活动啊?我说,一个朋友的热情舞会。小玲很有兴趣,我说我这给你定做了一身衣服,穿上陪我去一次吧。小玲说,呵呵,还很周到啊。小玲说衣服呢,拿来看看。其实那是狗子拿来的衣服,衣服有点夸张,这狗子也真是,找得服装有点不像什么样子。是旗袍,大家都知道,这旗袍有各式各样的,可狗子带来的也够损的,开口一直到腰部,半个屁股都露出来的那。这衣服太具有挑逗的意思了。

其实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小玲撅嘴了,这衣服怎么穿啊,我说,穿穿吧,今晚去这一次。你知道我这朋友够份,我不能丢了面子。这丫头犹豫了会,最后还是决定穿了旗袍,不过里面穿了件肉色的裤袜,我说得了,这不很性感吗?小玲看了看我,好象说这个哥哥真是有病,当然这时候她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圈套。我觉得我简直是天才,我告诉狗子一切按计划完成。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整来这么多人,但是在聚会上,狗子按着我的要求上前面讲了话,这些屁话是我编造的。

狗子开始说了,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今天我的朋友小三不远万里来到我这里,还带来了自己的女朋友。我们祝贺他的到来。我大言不惭地笑呢,小玲的脸立刻红了起来,一会又白了。她真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一下子羞得跑了出去。回去的时候,我问不至于这样吧!她说你这是办的社么事情啊。没看见过你这样的人。我说今天你是见到了吧,妹妹!她愣了,你说什么呢。她呆了一下,然后说你是不是看了我的笔记了。

我说我告诉你,我有偷窥的欲望啊。我知道你是我爷爷的孙女了,也是说你得叫我声哥哥,可我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怎么愿意陪我去三星堆那地方去,疯丫头。她说,你知道吗?我收了你老婆的钱啊。什么,我诧异。怎么难不成是她要你陪我来的。不,不是这样的,是这样的,你老婆怕你在外面招惹姑娘,所以派我这个间谍来了,但是她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一听,我靠,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情。

简直是笑死我了。这个女人,我低估了她的智商啊!当然这也说明了我老婆很爱我。我也不说什么了。小玲说,你可不要说嫂子什么,她人不错。我说,真他妈的没辙,这叫什么事情啊,感情我老婆给我定了个眼线,可这个眼线又是线中之线。而我小三这样被折腾得不像个人了,我说,小玲,你追着我,是不是想要三件玉器啊!小玲说,切!扯淡,我对那东西不感兴趣,但是我比较敬畏那东西。我说,什么意思,不会吧,何谈敬畏。她说,一点祖辈的历史故事,这玉器可比我们懂。我说,是,倒是这个意思。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爷爷的历史都在那里面呢?呵呵!我说,丫头,你藏的可真深啊,你哥哥我被你绕了。但是我想知道你的家里人的情况,你知道我了解这些,主要是想看看第二个奶奶到底有多么美。为什么我爷爷会如此陶醉,我觉得小玲知道我爷爷过去的一切。现在正是她该向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了。

也许这事情太奇妙了,那三件玉器居然和小玲的奶奶,也是和我第二个奶奶有关,事实上这三件玉器是她给我爷爷的,当然这说明我那个奶奶并不贪图钱财。所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他反而使我爷爷见到了世界上最珍惜的宝贝。但是我爷爷是个考古工作者,那说明了他知道,谁拥有这些宝贝都不过是暂时的。而这些暂时性说明了任何一个人拥有了这些宝贝都是暂时的,也说任何一个宝贝都会被不同的人收藏着,由一个收藏者到另一个收藏者。而且谁要是贪婪装在土地下,那后来的考古工作者还要把它挖出来,所以这样说明选择陪葬的人都有在荒野上露骨的可能性。这样的事情,许多人变成尸体后都经历过,尤其是大地主,高官贵族。我第二个奶奶把这些玉器给了我爷爷之后,我爷爷便说了一句,我的妈的,真是宝贝,并且三天没有安眠,当然也没有合眼。我爷爷是这样的人,他活得相当精彩,不像有些人苦心地去追求金钱。相反,我爷爷当时拿走那些家产只是想去仔细研究这些古物。这些玉器戴在任何人的手上都没有任何意义。

这句话简直直指我爷爷的心脏。我爷爷是个善良的人,在寻觅一切的路程中,想到了许多,甚至觉得自己对不起整个家庭,这当然是小玲的讲述。我爷爷和我第二个奶奶当时是踏着默默地旅程行走的,当然后来他们有了儿子,儿子娶了老婆也有了小玲。后来我爷爷执意回家,我第二个奶奶也不好拒绝,于是我爷爷也偷着跑回来了,在路上褴褛的他拿着三件玉器,似乎知道了什么,当时我爷爷也学会了上网,也看到了三星堆的有关介绍,你知道这个老人一下子觉得这宝贝不是别处的,是三星堆的,当然我虽然后来成了作家,依然觉得文化很重要,而考古文化,我知道的少,甚至可以这样说,狗屁不通,我没有那么自私,不敢掉这三件宝贝,因为我觉得这三件宝贝可以完璧归赵,这是我的想法,也可能是我爷爷的想法。我爷爷当时的生活不错,因为有钱财在身,所以可以吃下许多美味,可事实我们家的生活大家都知道,在那个时代全家人饿的都长了鳃,恨不得把所有的残渣废草全部吃掉。所以全村的人认为我爷爷很恶心。不好意思,我爷爷是个过大事的人。

我对小玲说,等处理完玉器之后我一定要去看看这位奶奶还有你的父亲。她说等着呢,显然这丫头是有备而来。这些天我一直在网络上看有关三星堆的消息,比如,我详细地看到了这些奇妙的东西,"三星堆:千古未解之谜","未解之谜一文明起源何方","未解之谜二消失的古都","未解之谜三神秘的器具","未解之谜四,文字或图画","未解之谜五何时能揭密"等等,这些信息仿佛有意让我去探索,我找到了一个博士的电话,他知道了我的相关信息之后,觉得我说的这些很好。或者说我身上的三件玉器也有许多这方面上的信息资源。当我把车开到四川的这个地方后,领导接待了我们。你知道我不想在说些什么。经过专家确定,宝贝的确是真的宝贝,它们真的属于三星堆,我完成了我的心愿,我爷爷的心愿。回去之后你知道我该干什么去了,全家大团圆,拍照,握手,亲近,我呢继续写作,给学生们上课.......

--2007年3月17日到4月7日稿(完)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