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洱海谈话:中国往何处去?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13 09:47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存在草稿箱很长时间,今天无意当中看到了,但对于我当初说的话,现在的我却迷茫了。

-----------------------------------------------分割线-------------------------------------------------------------

我对朋友说:有这些愚蠢的p民不是坏事,在中国赚钱很容易。

这是我的头脑在说话,而我的心灵不是。

从北到南,有我的亲人住在这块土地上,我担心她的未来正如我责任我的亲人。

和一个混迹江湖的老人家闲扯,他在苍山下很久,用老的词语称呼大理那些自由知识分子:反革命分子。老人家用现实的语言劝导他们:你们第一没胆,第二没实力,还是好好过日子吧。你也有本事,去拿枪带棒,我看你们也没这胆量。

其中一个知名人士抛家弃子,把老婆仍在国内逃亡出去,更让他不耻。

国安的一个朋友劝我不要和那些所谓文人混在一块,他认为这些人缺少常识,大多脑残。当然他误会了我,我虽然写了不少书,却和左右两派的粪青粪中毫无来往,我只是一个生意人。

何解?

暴力已不符合时代,数千年的历史证明,这是无法带领中国人进入良性循环的道路。普罗大众,以及那些深入到人世骨髓里的行走者,比如这个混迹江湖的老人,我这个混迹生意和金融界的老混混,已经对真实的世界和本性认识太深。

但是一个民族缺少了灵魂,只剩下金钱物质,它抵御风险的能力会下降。一旦经济危机来临,失业率上升,蛊惑者出世,那些没有未来的年轻人,尤其是读过高等教育却仍旧脑残的小孩子,会热血沸腾,而热血加无脑,是毁灭世界的最大力量。

樊纲昨日在路透的表示中国经济已经进入软着路,他认为中央政策不会改变。

我认为他误判了中国经济。

对于中国各行业的生存状态,我可能是最了解的一个人。在以往的岁月里,我介入了批发业、制造业、服务业、大宗贸易和金融投机。我看到的景象,实际上除了依靠偷税漏税、偷工减料活下去;另一些大型企业靠巨大信贷的旁氏骗局活下去,并没有人能够健康的盈利。过往的暴利时代,是投机的泡沫利润。绝大多数的财富来自房地产业,只要他们即时在去年离开,能保住财富。

而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在以往十年里,以人民币换算成美元,再去掉美元的通胀因素,一根平直的曲线略微向下,表明没有任何的增长。

中国的经济已经滞涨了十年。

在以往的十年里,大宗商品的上升曲线和人民币的上升曲线趋同,呈抛物线式上升。所以,当M2的增长下滑到每个月仅有15%,甚至上个月的12.9%,依靠人民币泛滥支撑的经济急速下滑。这个时候,你要说服我说中国经济已经软着路,我是无法找到逻辑的。

形势比人强,我理解庙堂这个世纪里面临的恶劣环境。

世界经济是有巨大问题的,从上世纪初到现在的一百多年历史里,经济学家和政治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欧美的宪政体系离开了民主的意义,陷入地方政治利益的囚徒困境。欧洲人陷入高福利和大政府的陷阱,美国陷入医疗体系和大政府陷阱。同样的,你在阿根廷为代表的南美区域同样看到了工会力量控制一切的糟糕局面。

那么这样的体系是不能持续的,金融体系的创新,引导向未来借钱的庞氏骗局来解决欧美经济体里深层的问题。但是终有一天会爆发,只是中国的崛起,拖延了这个爆发的时段和节奏。

中国在改革的三十年里,以承包制的合约安排,最初解决了私有产权缺位造成的经济效率低下问题。农民的土地承包和民营制造业保证了整个经济体的活力和发展。但是合约安排无法替代私有产权的效率,这点上面,我无法同意张五常教授的观点。

在缺乏私权保护和私有产权无法落地的困境里,中国上层的执政者尽了最大的努力,我认为他们是有智慧的政治家。

但是没有这个基础,他们所营造的美丽世界缺少持续性。整个官僚体系的运转中,做事的成感和谋财的私利心理同时存在,扭曲了整个体系的效率。国营体系的卷土重来,国进民退的现实,并不在于说国营体系有效率。诚如国营体系是利益方的钱袋子,同时也是官僚体系能够寄予希望大幅度提高政绩的领域。

事实上,民营体系在达到一定规模,向体制内渗透,会让许多官员丢官罢职。官场上的倾轧,导致对手会从民营体系的交往中,寻求切入点,最终失去权位。所以,从私利的角度和明哲保身的角度,整个官僚体系青睐于国营体系,而银行官员也青睐于国营体系成为唯一的选择。

但是国营体系是无效的,民营体系是解决劳动业的主要通道,这是庙堂洞若观火的事实。所以,上层又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他们强压私企提高工资和保证业。

民营体系的企业家在发现没有私权保护、国营体系占据所有资源、极左粪青在舆论的忽悠下仇视富人时,他们的心理防线崩溃了。所以,企业家群体不再有基业长青的想法,不再创新,不在扩张雇有工人,拿资本投机,然后逃亡国外。

60年前的公私合营,许多人仍旧记得;而经济在进入某个难以拯救的魔劫时,国营体系全面接手实业体系,以稳定经济和业,是一个几乎可以看得到的宿命。在南美进入经济危机时,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的事实;并造成了整个南美的数十年大动荡。

我们回过头来,看整个世界的宪政体系和威权体系发生了什么?

欧美的宪政体系无法解决经济深层的增长困境,他们能够做的是向中国转移成本矛盾,利用金融体系的优势,在大宗商品和货币体系上掠夺中国人三十年的发展财富,以救助自己的经济体。

威权体系更加糟糕,去年到今年的大面积体系崩塌,证实希望以经济发展换稳定的乌托邦思想破灭,最终导致的是经济衰退,失业上升,国家破灭,统治者的尸体在冷冻室公然参观。

那么,我们往何处去?

上世纪,芝加哥学派来到智利,在一个全新的土地上实践了自由经济体系。智利尽管在皮亚切诺自动还政于民,左派掌权二十年,也没有改变芝加哥学派留下的体系。左派政府意识到当年他们实行的前苏联式体系会让智利重新进入经济毁灭和社会动荡,所以他们只是加强了工会的力量。即使如此,工会力量的上升还是让智利在良好的发展里减缓了速度,国营体系的矿山效率低于必和必拓的矿山,只是铜矿的不时罢工给了些支撑。所以,智利在去年,右翼的企业家总统上台。

这是选举的力量,我认为智利仍旧保有了民主宪政体系的本源,为所有人的利益牟利。智利的福利体系私有化,收益率在去除通胀率后年化达到10%以上。而教育劵的实行,解决了私立教育昂贵,公立教育寻租和无效的矛盾。智利的税收在南美属于最低,但在远超过美国,不过比中国还是小巫见大巫的。这个税收体系的好处在于保证了国家财政的支出,能够保证国民需求,同时也不至于抑制工商业的发展。

那些所谓的公共知识份子,要考虑的不是推翻,而是协助社会改良,向一个良好的宪政体系发展。那些主流的经济学家,希望你们不要犬儒,跪着吃饭很容易,做一个有良心的经济学家会让你的学术充满光辉。我相信执政党上层有这样的理想和决心,但是他们没有找到好的理论支持。寻求回到儒家文明不是个办法,回到文革也是毁灭之路,进入到权贵资本主义,那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动荡囚笼。

至于那些小孩子,我希望你们明白,(后注:这是2011和12年前后,我忘了具体时间)世界不是一个领袖、一个强权可以解决你们的命运的,所有的命运取决于自己,取决于你们父母所在的这个文明,能够稳定的改变,能够妥协、和解、协商、谈判、非暴力的向一个伟大的时代进入,带来个人和民族的复兴。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