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后首页> 专栏> 王海滨>正文

王海滨:离经叛道三十年,磁芯大战仅把人情看淡_海滨政经述-橡谷智库

2018-08-14 11:15来源:80后整理网友评论0

少年时不懂事,父母因文革两地分居,母亲要忙于三个孩子生机,要监督读书,疏漏教我们很多人情世故。因而我并不懂得如何待人接物,某一年去看一个生了孩子的朋友,忘了带礼物,居然被其母亲大声叫着滚出去,而这个朋友竟然也沉默寡言,后来不来往了,当然你也看得出我有多迟钝。

母亲只是一直强调:不可以做坏事,不可以欺骗别人,做人老老实实的。

因而我们家的孩子都是理工超级好,闯世界很糟糕,兄长幸好去了海外,那里做技术环境单纯很多;我一头扎进商海,可想而知有多糟糕。

这是个恶性循环,因而变得性格乖张暴虐,朋友越少,也为人越不注意细节,于是朋友越少,最后淡了,不在意了,眨眼间半生已过,旧时五十古来稀,像我这样的在古代可以准备棺材了。

所以后来有机会做交易,我说这很好啊,独自面对,生死两个字,上不需要对得起天,下不需要看着地,中间看着自己行了。

见众生,见天地,见自己。

不需要谁来和你说,你应该做什么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做什么。以前我剃个光头,熟人说,你不适合剃光头的,剃完了,他们说,还是你适合剃光头。我做分析做交易,有亲近的人好心劝告,海滨,你的性格不适合做这个。后来没机会遇见,不知道会怎么再对我说。

去年上半年我已经收了咨询,客人自动削减,我也砍人,最后只剩了二十来个长期跟随的,不仅仅是合作,而且有情义了。后来又做这个公司,因从数据科学和人工角度去做些研究,团队里一堆同事,开始从另一个角度做咨询。

我性格比较极端,看了一些订单,想把咨询关了,转私募,研究团队作为交易的背书。同事虽然很多时候会顺着我,但也觉得这样过于轻率,私下里有劝我不要轻易把针对中小投资人的咨询关掉。责任,是最逃不掉的东西,无论对家庭,还是对团队,人无信不立。

于是,我们竭尽全力去做,针对全系列品做分析研究。两名数据科学的同事是纯粹的理工思维,非常单纯,对学术研究至情至信。在我们从商业角度来说一些问题时,他们坚持自己的理念,这让我们感受颇深。我们有生存的压力,很多时候要对妥协。后来我想,如果不是有这些单纯纯粹的工程师,世界上会不会有创新公司。

可惜这个公司建立在中国,市侩而捷径。

品要覆盖全方位,我们也做了原油。前些时段的原油和化工报告,基于逻辑,我们并不像外界那样对空头趋势看得如此歇斯底里,以至于有客户私下问我,是否可以去准备原油做多。

昨夜原油暴涨,客人问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我不觉得错过了什么,因为熊市适合右侧交易,但我习惯性营销的行为,让我在微博发了几句:我们对原油的研究,早提醒过客户不要过分看空。

于是有聪明人留言说:分析嘛,中庸总是对的。

这惹怒了我。

我一再告诉诸位,我是个极端的人,也是个不知道含糊其辞的人。尽管受限于规则,我们不能给出交易策略,但我们一直呈现清晰的逻辑,一是一二是二。我在的场合,从来没有害怕说错而不表达清晰的结论。这数年来,我在业内争议不断的名声,是我对宏观趋势明确的表达。

诸位看过我前年清晰的:2014年二季度房地产进入拐点;也看过我直接写出的数字:美元去95,原油跌破65..

我这样的人从不在意犯错,从不在意名声,即使有朋友在前几年劝我说,你已经依赖跳大神建立了名声,不要多说了。

然而到今天,这些从我文字里或多或少受益的人,时不时的冷不丁风言风语几句,显示他的高明,顺便抹黑一下。然后集市里充实着,老王文字好....交易不行,还是作分析吧.....作分析是忽悠,还是写文字吧.....写道东西虽然有道,其实云山雾罩,可操作性不强.......

我操你们妹!!

要你指手画脚!你这么聪明,到上捡钱行了,何必关心我这样一个废人?一无是处,值得你评头论足?

像我这老家伙,活的时间都不够,没时间和诸位呵呵,也没心情和你谈交情滚床单。

我前些天招呼一些朋友去小镇住,谈及我的寂寞。

是的,我仍感激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无论有多少留下来我都感激。

至于大道昭昭,熙熙攘攘,哪怕我孤独死,也不需要什么你们这类朋友。外面那些聪明人,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刷存在感了,你刷出来的都是我没洗澡留下的臭气。

标签: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80后热点文章

媒体看80后

网站首页|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XML地图| 网站地图